言情小說筆趣閣 > 極品透視學生 > 第3030章 青色扳指【為六千果子加更】

第3030章 青色扳指【為六千果子加更】


        雖然荒院長剛才風輕云淡,但就露這么一手,就將在場的眾人驚艷到了。

        一個個升起了敬佩之情。

        乃至濃濃的敬畏!

        看著那個在廢墟里,慘叫,哭喊的霸王宗代表,眾人都露出了舒服之色。

        一陣得意,痛快。

        “小樣,在這里撒野?你算老幾?”

        “呸……”

        而寧濤回過神,臉上也涌出了驚嘆之色,厲害,嘴角也露出了笑容,比賽終于贏了,這下就沒人敢再質疑他了。

        雖然這次沒能殺了司空信,不過,卻得到了三千億星辰珠。

        還是蠻不錯的。

        他嘔心瀝血也才賺了一千億!

        而且,從一開始他也就沒指望能殺的了,堂堂霸王宗未來的繼承人,能讓他說殺就殺嘛?根本不現實。

        但今天殺不了,起碼證明了一件事,我更強,我隨時還能再殺他。

        如果錯不了,司空信肯定還會在那五個名額中,到那時,去圣人學院,有的是機會殺他,而且江塵,墨弦和他是一路,想整死他的辦法多的是。

        這么一想,還賺了三千億星辰珠,他只不過是多茍活一段時間罷了。

        寧濤嘴角咧出了得意。

        從今以后,司空信再也不是他的威脅了,只是一個……手下敗將!

        “弟弟,想什么呢?笑得這么開心?”雨皇摟著他的腰好奇道。

        寧濤一聽,整個人就像跑了氣的氣球一樣,往雨皇那妖嬈的身材上一癱,呻吟著道:“小雨姐,我好痛,好難受啊,你這是第二次救我了吧?”

        “大恩不言謝,小子無以為報,要不我以身相許吧。”

        雨皇一臉古怪,看著寧濤在她身上亂蹭,輕嗅一口,還一臉滿足,不禁沒好氣一笑,這小子還有心情吃她豆腐。

        而這時,一道金色的游蛇晃悠了一圈,竟一口咬在了寧濤的手上。

        “嘶~”

        “啊呀呀呀呀……”

        “多…藤……”

        寧濤渾身直抽搐,就像得了羊癲瘋一樣,雨皇一愣,不禁回頭一看,現正是雷皇操控著一條雷蛇在捉弄寧濤。

        見此狀,她不禁無奈一笑,搖頭道:“行了,都別鬧了,還有要緊事。”

        雷皇一聽,便笑著收起了雷蛇,而被這一咬,寧濤激靈了不少,剛看到嵐姐,妙妙等人沖過去,周身忽然形成了一道水薄膜,困意一瞬間涌了上來。

        伸出的一只手,也耷拉了下來。

        “妙……”

        “不,少爺!”

        這是寧濤最后的意識……

        雨皇一把抱住他,一抬頭,卻現墨百萬狐疑,正不解的看著他們二人,他們兩個,和寧濤有什么關系?

        墨弦連忙飛到他身邊,有心想開口,卻被墨百萬微微擺手制止了。

        “別擔心,雷皇是怕寧濤傷到本源,激他一下潛在的能量,而雨皇的溫雨之術,不光能治愈靈魂還能治愈身體,那小子已經沒有大礙了。”

        “只不過會昏迷一段時間,醒來后像牛一樣壯實,”墨百萬負手解釋道。

        這時,雨皇將昏迷的寧濤交給唐嵐,沖著莫百萬微微欠身。

        隨即就同雷皇一同破空離去……

        昏迷過去的司空信,成為廢人的霸王宗代表,也被剩余的霸王宗人給帶走,別提有多狼狽,到處都是罵人。

        這下不光沒挽回顏面。

        反而丟人丟到家。

        臭名昭著!

        這一則消息,就像火燒燎原一樣,以瘟疫的度瘋狂傳播到整個星系。

        可謂人盡皆知,大呼痛快。

        寧濤的聲望甚至已經能比肩江塵,一時間風靡無比,花癡一群。

        沒多久,五個名額的事情定了下來,第一個江塵,第二個寧濤,這都是毫無爭議,第三個墨弦,第四個墨離,而第五個的話,正是……司空信!

        沒多少人意外,就算名聲再不好,再怎么樣,他的實力畢竟擺在那。

        整個學院能戰勝他的人,也就那兩個,他若不去,也是大荒的損失。

        而且,他若不在名額內,恐怕所有人才會覺得不可思議。

        霸王宗豈會連這點本事都沒有?

        不過,關于那個霸王宗代表的事情,仿佛就沒生過,誰也沒提過,大荒內部選拔賽,好像就這么過去了。

        眾人也開始關心起啟程的時日……

        朦朧中,寧濤只感覺全身暖洋洋的,仿佛在溫泉中,渾身的疲憊,一掃而空,一股騷.癢感涌遍了內心深處。

        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

        “嘩啦”一聲響,寧濤猛地一下驚醒了過來,現正處在一個藥池之中,還在冒著熱氣,渾身愉悅,還一陣清爽。

        “這…這是湖邊小居?”

        寧濤狐疑,他這是回來了嗎?回想一下,難不成是雨皇給他脫的衣服?

        想想,哇,還是別白日做夢了……

        忽然,房門被推開了,唐嵐走了進來,四目相對,唐嵐眼眶頓時就紅了,放下手中的一件衣袍,直接撲了過來。

        “噗通”一聲,藥池浪花滾滾。

        “嗚…嚇死我了你……”

        寧濤看著泣不成聲的唐嵐,微笑著緊緊的抱住她,一抹余香,讓他回味無窮,還是這樣的日子,更美好。

        “放心吧,我沒事,你的男人可沒那么容易掛……”

        還沒說出口,就被玉指堵住了。

        “不許說,呸呸呸,”唐嵐就像是小女孩姿態撅嘴道。

        但忽然驚呼一聲,被什么東西給頂到了?只一愣,隨即臉就紅了,又不是初經人事,怎么回事她豈能不明白?

        身上穿的衣裙也濕透了,朦朧可見,好像,來了一場濕身誘惑……

        “那…那個我還有事……”

        唐嵐紅著臉,就欲逃離此地。

        但寧濤壞笑一聲,直接伸出了魔爪,展開神功,降服這個女妖孽。

        “讓你看看你男人恢復的怎么樣……”

        “唔…啊……”

        藥池中,一番云雨。

        月亮掛九天,如羞澀美女般的柔美月光,照耀在大地上,一片清靜,安寧,是不是傳來幾聲鳥兒的輕鳴。

        譜寫成了一幅寧靜的畫卷。

        寧濤打開房門,舒舒服服的伸了一個懶腰,終于可以松口氣了。

        接下來,就是迎戰圣人學院。

        還沒多想,忽然一抬頭,在月光的普照下,一個絕世美女坐在房檐上,一身秀飄飄,身穿藍裙,手腕帶著藍甲,有一種干練的英姿颯爽。

        一直在盯著手中的青色扳指。

        在月光下,晶瑩剔透。

        寧濤不禁一愣,下意識摸向自己的手指,不好,戒指不見了。

        這青色扳指好像就是他的,什么時候?難道,在他麻痹的時候?

        而這女人,正是……雨皇!


  (http://www.hsdkhk.tw/html/84/84895/264123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