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極品透視學生 > 第2864章 裝逼的氣息

第2864章 裝逼的氣息


        “呃…這……”

        武勝瞪大雙眼,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刀帝大人不是老祖請的幫手么?怎么會在這時揚言要殺了自己?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這時,寧濤搖頭一嘆,冷漠深邃道:“不必刀長老動手,我親自來,好歹同出萬靈界,讓我送他一程。”

        “不…不要……”

        武勝腦子一嗡,眼球一瞬間充血,尖叫道:“劍…劍帝大人救我,我是武勝啊,少門主,快救我,我不想死。”

        然而,劍帝只是幽幽搖了搖頭,武勝和寧濤之間他曾聽聞過。

        兩者的仇,已經積怨很深了。

        雖出自同一處,但武勝早早的背叛,轉而投靠仙武門,并屢次和寧濤作對,暗下黑手,三番落井下石。

        就說,當年大羅仙宮選拔宮主,武勝就聯合冷廷微,一同從中作梗。

        又挑唆武帝對寧濤下殺手。

        若不是御獸大帝,及時出手相助,恐怕,寧濤在那三年前,就已經死在仙武門前,兩者間已經是不死不休!

        今日不滅仙武門,不取寶庫,那完全是為他們二人的名譽著想。

        但其他的,就難說了……

        “為…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

        “寧濤,盟主,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宰相肚里能撐船,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誓,從今往后見了您,我躲得遠遠的。”

        “看在我們同出鴻蒙的份上,我和你征戰萬靈界的份上,饒我一命吧……”

        武勝恐懼,一個勁兒磕頭求饒。

        腦袋都磕出血了!

        那來自大帝的威壓,死死地壓在二人身上,地板都被壓出兩個大坑,濃濃的殺機傾泄,讓他們如墜冰窟中。

        渾身上下的骨骼痛苦的“嘎吱嘎吱”響,肌肉溢血,頓時慘叫連連。

        “不啊啊啊……”

        見此狀,寧濤心底一嘆,還是于心不忍,剛才那話,說到了心坎里。

        可當年舊事,一去不復返啊。

        “罷了,看著你我都是華夏人的份上……”

        武勝大喜,終于撿回一條命嗎,心中冷笑,他就知道這樣可行,他對于寧濤了解的太深了,就是太重感情。

        他已經決定了,等寧濤走后,他就立刻去投靠閻魔殿那位閻王,用通風報信,當投名狀,必定會受重用。

        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殺了寧濤。

        聽說冷廷微那家伙,可是在閻魔殿混的風生水起,他自然也可以。

        寧濤不死,他心難安啊……

        “桀桀……”

        剛想到這兒,忽然又聽見寧濤接著淡漠道:”就給你一個痛快!”

        “什…什么?不……”

        武勝剛尖叫一聲,寧濤伸出的一只大手,緩緩落下,剎那間,一股金色的大手印,重重的朝著二人拍下去。

        “轟”得一聲,慘叫聲戛然而止。

        原地只剩下兩攤肉泥。

        死得很利索!

        而寧濤輕嘆一聲,武勝對他了解,他這幾年,又豈會不了解他?

        放了他,只會是一個禍端。

        他已經錯過了很多次殺他的機會,這一次,自然不會再錯過。

        單手一揮,金焰將二人焚化。

        這下死得更徹底了!

        “走吧,界珠已到手,該回家了,這一處寶庫遲早會屬于天下門,只不過是在別的地方,暫放一會罷了。”

        寧濤一拂袖,淡淡的走向云端。

        寧三,月影使徒,刀劍雙帝處理好寶庫的事,便一同跟了上去。

        少門主身死,寶庫被人取了一枚界珠,這么大的動靜,整個仙武門就像個聾子一樣,始終沒察覺……

        沒一會,眾人回到了山谷中,寧濤不光將界珠替換,還借此強化了一番,多方改進,要比他以往布置的傳送陣,更加精妙,更加迅。

        最重要的是,從以往的上中品仙石,到現在只需下品仙石就可催動。

        寧濤眺望北方,神色中露出一抹微笑,呢喃道:“天下門,我回來了!”

        “刷刷……”

        與此同時,天下第一門。

        如今的三角域,強者比比皆是,疆域更遼闊,而三角域之主,卻從未改變,地位也無可動搖,根深蒂固。

        雖然這一兩年天下門經常和閻魔殿開戰,傷亡慘重,但仍不可小覷。

        赫然成長到比肩群雄的地步。

        也不愧為星宿之名……

        武當山上,四神獸,御獸大帝,貔貅,莫老,周老,袁木,夜北,藥仙,高杰,葉婉晴,佟雅倩等一眾高層赫然都在此地。

        只見他們一個個愁眉苦臉,被一抹烏云籠罩,每個人身上

        都傷勢不輕。

        “唉,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算有圓滿的五極神獸大陣保護,也不可能一直護我等周全,那閻魔殿天天來挑釁,叫罵,我等的臉面都丟盡了。”

        藥仙筑起眉頭,嘆氣道。

        小白也道:“更重要得是,三星連珠,已經迫在眉睫,可傳送陣被毀,我天下門失去了重要賺錢渠道。”

        “這一兩年又連番大戰,實力根本沒恢復到巔峰,這樣下去可不行,我天下門的資源家底也要耗盡了。

        一群人也一陣頭疼。

        莫老想了想,遲疑道:”要不,咱們聯合仙宮,天元盟對閻魔殿反擊?”

        然而,眾人只是苦笑的搖了搖頭,也不知是誰呢喃說了一句:“唉,要是門主在就好了。”

        莫老一聽,苦笑道:“是啊,要是寧濤在,他肯定會有辦法應對的,恐怕到時候,該頭疼的就該是敵人了。”

        “對了,高杰,你天機堂最近有沒有推算出什么?是兇還是吉?”

        眾人扭頭看向小神算,高杰,時隔數年,高杰不光穩重,卜卦一道也精進了太多,將張老爺傳承,天機排算兩者融為一體,創出新的卦門。

        能和閻魔殿周旋至今,天機堂,高杰,白陽三者,有不可或缺的功勞。

        見眾人望過來,正在和白陽長老下棋的高杰,沉吟了一下,便苦澀道:“也罷,待我再卜上一掛。”

        說著,翻手就取出了“三重天”。

        這是一枚古老銅板,亦是一枚強大帝器,正面,是諸天仙帝,反面,是無盡魔神,中間,則是一尊圣佛。

        此物正是當年天機仙的遺物。

        高杰滄桑,撫摸了一下古老銅幣,念叨著,一掐訣,忽然單手拋起,任由這枚古老銅幣落在眼前的棋盤上。

        “嗡嗡……”

        十幾人忙瞪大雙眼看過來,就連撫摸著白須的白陽,也在此刻頓住了。

        眾人屏住呼吸,大氣不敢喘一口。

        漸漸的,落在棋盤上的古老銅幣停止旋轉,終于無力的露出一面。

        “反面……無盡魔神!”

        高杰一見此狀,心仿佛被揪了一下,無力一嘆,沖著眾人搖了搖頭。

        剛欲開口,后山突然傳過來一聲巨震,轟鳴,讓整個武當山一顫。

        “轟隆隆…轟隆隆……”

        “什…什么?”

        小白,御獸臉一變,驚呼道:怎么回事?閻魔殿的人又來了嗎?”

        “不對,是在后山方向,不好!”

        十幾人驚叫,忙化作一道道流光沖出去,飛趕往后山,整個天下門,都在這一刻被驚動,人人駭然。

        而議事大殿,眨眼間只剩下高杰二人,后山怎么傳來如此動靜?

        剛欲收起三重天,一同前往后山,但忽然,高杰的手僵立在了原地。

        “這……”

        白陽一愣,忙問道:“怎么了?”

        高杰雙目瞪圓,露出不可思議的駭然之處,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和白陽一同看向了眼前的棋盤。

        準確的說是眼前的三重天。

        這枚古老銅幣,不知何時,居然從反面,變成了正面……諸天仙帝!

        “怎…怎么會?”

        “卦象,居然又變了,難道……”

        后山藥田。

        這一聲劇烈震動傳來,一直沉寂的七竅玲瓏石,忽然也顫抖了起來。

        剎那間,一張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幻化而出,美眸中帶有異彩光芒的看向了后山某處,微微一笑。

        “回來了……”

        在另一處,三個水靈靈的小丫頭正在玩耍,但忽然間,一個眉心處有一簇火焰的丫頭,驚喜的看向了后山。

        “爹地~”

        “嗖…嗖嗖嗖……”

        “該死,究竟是什么人侵入了后山?我等居然都沒能察覺,真是該死,”御獸大帝臉一沉,十分凝重。

        忽然間,葉婉清看向前方,驚呼道:“你們快看,那是什么東西?”

        眾人愕然望去,頓時現了一處巨大的黑塔,共有三層,散著一股玄之又玄的氣息,不知何時落在他們后山,剛才的震動就是因為它么?

        剎那間,十幾人趕到此處。

        現除了黑塔外,還有好幾個陌生人,最耀眼的,當屬塔頂那個人。

        此人眺望遠方,背對眾人,卻負手而立,一身耀眼的金袍隨風做舞,一頭九爪金龍紋在上面,更添霸氣風采,給人一種巍峨的神秘感。

        “這人是誰呀?”

        御獸大帝愣了一下,遲疑道。

        “我怎么看他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小白狐疑,有些傻眼。

        而小黑眨著一雙綠豆眼,小短手撓了撓頭,越看眼皮越跳,古怪道:“龜爺好像聞到了一絲裝逼的氣息……”


  (http://www.hsdkhk.tw/html/84/84895/263353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