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極品透視學生 > 第1132章 一條狗

第1132章 一條狗


        “馬管事,我這任務……算是完成了吧?”只見寧濤一臉平靜道,顯得很淡然。

        “呃!”

        馬管事聞言,咽了咽口水,一雙眼睛有些飄忽,還有些驚魂未定,整整一百根“乙竹”,還是最粗的,竟然全被砍了。

        再想起他之前說的話,不禁感覺臉紅,還有些生疼,這是活生生的打自己的臉。

        這時,寧濤忽然又取出一物,淡淡道:“這東西是東院管事給的,他說砍這么多乙竹,會有豐厚獎勵,憑此令牌領取。”

        “呃!”

        馬管事聞言,臉色難堪,這一次他被打了個措不及防,這令牌的確可以領豐厚獎勵,但他會給他么?答案,自然是不能!

        忽然,他靈機一動,厲聲道:“這個任務……自然是完成了,但你的貢獻還遠遠不夠,區區一些竹子,能有多大貢獻。”

        寧濤一聽,皺了皺眉,但也沒去多說什么,當即淡然道:“不知我還要做些什么才能領到我的供奉,還有那一些獎勵?”

        “呃!”

        馬管事聽到這,頓時有了主意,嘴角得意的一笑,戲謔道:“在西園有一堆木頭,你把那些全給劈了,再拿到令牌!”

        “記住,一定要全劈了……再回來見我。”

        聽到這輕松隨意的話語,寧濤眉頭一挑,什么也沒說,就這么朝西院而去。

        看著寧濤離去的背影,馬管事終于松了一口氣,臉上還有著陰冷之色,惡毒道:“區區一個臭乞丐,也敢在這嚇我。”

        “哼!”

        看{正版z章|節/i上zehd

        這次我看你怎么作弊,那一堆木頭也不是簡單的東西,它被稱之為“鐵木”,用處極為的廣泛,是大勢力必備的東西之一。

        它的堅硬,說是鋼鐵也不為過,不然也不會被人們稱為鐵木,是奴隸最痛苦的一個累活,它就像一塊頑石,根本奈何不得。

        整個韓家所有的奴隸一起上,一整天也劈不了一百塊“鐵木”,還會累得筋疲力盡,滿是傷痕,斧子都能崩的滿天飛。

        有時候,從天而降一塊斧刃,活活劈死一個奴隸,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哪怕煉嬰修士去干此活,一天下來也累個半死。

        更重要的是,那一堆鐵木是昨天剛運到韓家的,花了很大的代價,整整一千五百塊,想要劈完,一個月都不太可能。

        本來還想著招些大力士奴隸,沒想到突然冒出來個寧濤,不禁讓他省了一筆錢,還能達到奎少的目的,簡直一舉兩得!

        看了看手中的令牌,東院管事給寧濤的獎勵令牌,還是上等,光憑著這個,就足以領到六株靈藥,還是品質極好的一種。

        不過,馬管事可不打算給他,反而動了一些小人的貪念,吞服靈藥可以增加修為,誰都不嫌多,他自然也是如此。

        只見他狡詐一笑,像做賊一般掃了掃,隨機就將令牌放進了自己懷中,整整六株靈藥,連上等客卿都要眼饞的東西……!

        一旦被他給吞了,想再讓他吐出來,那可是天方夜譚,他有百種方法不承認。

        這就像一塊上等牛肉,被他吃到了嘴里,試問還能吐出來么,不咽下去就不錯了,還吐出來,開什么國際玩笑。

        更氣憤的是,寧濤對此一無所知!

        馬管事半瞇著眼睛,一臉滿足,尤其是寧濤那個傻樣,就讓他一陣嗤笑,大傻帽果然是大傻帽,動動手指就能玩死你。

        尤其是寧濤干累活,他白拿好處,還能得到贊美,恭敬,不禁讓他有些飄飄然。

        “嘎吱……嘎吱……!”

        他晃悠著椅子,一臉愜意,嘴中還哼著一些小曲兒,腦中又想起了小梅的放蕩,那有些青澀的體.香,還有那羞.羞的……!

        一想到這,他的嘴角又流出了哈喇子,掌管寶庫是件枯燥事,這就是他唯一的樂子,之前逛窯子,現在調戲小丫鬟。

        不行了,越想越難受,今天就去找小梅聊聊天,講講體位,談談人生理想……!

        “轟隆隆……轟隆隆……!”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劇烈轟鳴,整座房子都在晃動,震顫,就像是受到襲擊。

        馬管事瞬間被驚醒,臉色蒼白,難道是潭城白家,柳家,聯合來攻伐韓家……?

        只見他一咬牙,竟然抓住長棍,飛也似的沖出了房屋,但心中卻想著怎么逃跑,腦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有了妙計。

        制造混亂,越亂越好,自己只是一個小管事,應該沒有誰會在意自己,只見他當即裝作一副很驚慌,好似即將大難臨頭。

        “敵襲……有敵襲,所有人迎戰……”正當他扯著嗓子嘶吼時,忽然間被憋了回去。

        眼前的這一幕,讓他目瞪口呆,驚恐的表情凝固,眼珠子更差點跳出來,臉色還一陣青一陣紅,一張馬臉拉得更長了……!

        腦子一片空白,像是受到驚嚇。

        就像別人安靜上課,你忽然闖了進去,不僅打破平靜,還高喊著網吧五黑,殊不知班主任正看著你裝逼,后果,可想而知。

        “呃!”

        場面一度變得尷尬,幾十道鄙夷的目光齊刷刷得看著他,好像在看弱智,還有那嘴角的哈喇子,這二貨真的是馬管事?

        就在這時,寧濤緩緩走出,一臉平靜,淡淡道:“馬管事,這個任務我完成了。”

        呃!

        不用他說,馬管事也看得很清楚,幾十個奴隸正在搬著“鐵木”,全被整齊的劈開,堆了有幾米高,一千多塊應該全劈了!

        “咕嚕……!”

        只見他吞了吞口水,忽然間勃然大怒道:“上一次作弊我忍了,但這一次你居然還敢作弊,說,到底是何人幫了你?”

        寧濤聞言,皺了皺眉,淡淡道:“沒有任何人幫我,任務全是我一個人做的。”

        話音一落,那些奴隸紛紛附和,而看向寧濤的目光則驚為天人,帶有狂熱和崇拜,這才是神人,輕松就能打破奇跡的人。

        “馬管事,我們都可以證明,這位寧客卿完全是靠他自己,沒有任何人幫忙,我們只是抬過來,也沒那個幫忙的本事……!”

        “我讓你們說話了嗎?誰讓你們來這兒的?這里是寶庫重地,豈是你們這些卑微奴隸可以隨意來的,滾,都給我滾!”

        馬管事惱羞成怒,怒目而視,一些奴隸也敢頂撞他,簡直是不知死活。

        奴隸們都被嚇到,臉色蒼白,紛紛哆嗦著跪地求饒,腦門子都磕出了殷紅血跡。

        寧濤見狀,一臉陰霾,怒道:“是我讓他們抬過來的,就算有錯,你也要先罰我,他們都是無辜的,你這是濫用職權。”

        馬管事聽聞,大怒不已,斥責道:“我怎么做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區區一個下等客卿,你還真把自己給當回事兒了!”

        “說好聽點,你是下等客卿,說不好聽點,你tm就是一條狗,老子就是管家。”

        “而且,你的罪大了去了!”


  (http://www.hsdkhk.tw/html/84/84895/216553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