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逆水行周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決定

第六百九十九章 決定

  “大王,我軍游騎跨越大磧,在磧北草原哨探,暫未發現異動。”

  “哨探區域在哪里?”

  “大王請看這邊....”

  大帳里,楚王宇文維乾正在和佐官研究敵情,如今是春天,他得提防身處磧北的東突厥派兵大軍南下,襲擾磧南草原各處官軍堡寨,提防對方襲擾鐵路建設工地。

  官軍哨騎不畏艱險前往磧北哨探,為后方帶回來前線情報,但宇文維乾拿到情報后卻不急著下判斷。

  父親教導過他,說哨探是主帥的耳目,卻也容易被敵人通過蒙蔽哨探的方式蒙蔽主帥,所以身為主帥,對于哨探帶回來的情報,要持懷疑態度。

  不是懷疑哨探說謊,而是要提防哨探被人騙了而不自知,反倒誤導自己的判斷。

  所以拿到了情報,得多問幾個“為什么”。

  哨騎的帶隊將領就在帳外候著,宇文維乾讓其進來,要當面問一些問題。

  來人有三個,當先一人身材彪悍,孔武有力,一看就知道是個騎戰好手,卻是軍校畢業生,多次率騎兵深入草原哨探,立下不少功勞。

  如今是校尉,姓尉遲名融,以字“敬德”行于世。

  宇文維乾聽到“尉遲”姓氏,不由得多看對方幾眼——他是皇后嫡次子,母族就是尉遲氏,奈何是逆賊。

  天下同姓的人很多,姓尉遲不代表對方就是他的母族族親,況且他的母族早三十年就完蛋了。

  “尉遲校尉,你深入磧北草原,寡人想聽聽你的經歷。”

  尉遲敬德聞言行禮,隨后開始介紹自己和部下的哨探經歷。

  宇文維乾坐鎮嶺南多年,積累了豐富的軍旅經驗,雖然嶺南西道地區的作戰方式和草原不同,但道理都是相通的。

  要摸清敵情,就得派出細作、哨探,探查對方虛實。

  那么,派出去的眾多哨探,會帶回來大量消息,消息之間可能會相互矛盾,甚至截然相反,主帥要如何判斷呢?

  這是一門學問,軍校里有相關課程,而宇文維乾雖然沒上過軍校,但是有父親的教導,加上在嶺南西道鎮守多年,磨練出心得,所以現在發問,問得很細。

  尉遲敬德逐一回答,漸漸收起對這藩王的輕視之心。

  他以前覺得這些嬌生慣養的藩王,無非是靠著出身好才身居高位,即便是領兵出征,也不過是掛個名號而已,實際軍務的處置和作戰指揮,都得靠長史和佐官來代勞。

  現在一看,這位楚王感覺有點本事,不是繡花枕頭:面上好看,肚子里都是草。

  轉念一想,當今天子稱帝前征戰多年、號稱不敗,正所謂“虎父無犬子”,只要精心栽培,教出來的兒子也不該差到哪里去。

  尉遲敬德的同袍做了補充,宇文維乾看著輿圖沉思,片刻后問:“也就是說,東突厥這邊,看上去沒有異動,但是有可能在別的地方搞小動作?”

  尉遲敬德回答:“回大王,末將認為極有可能。”

  “嗯....那處羅可汗繼位沒多久,就做出重大決定,帶著國人北遷,他總是要有個交代的....”宇文維乾喃喃自語,起身來回走動。

  “他賴賬,許多負債累累的部落自然感激涕零,但是,也有些貴族是放債的,是和瀚海公司合作發財的,這些人利益受損,處羅可汗要么把這些人干掉,要么得想辦法補償....”

  “你們探聽來的消息,沒說處羅可汗大規模清除異己,可想而知....”

  尉遲敬德見著這位走來走去,其實自己想提建議:

  不如主動出擊,派出精銳騎兵到磧北草原晃悠,嚇唬嚇唬對方,讓處羅可汗以為周軍要北伐,即便之前有了什么鬼主意,之后也得打消念頭,專心防著南面。

  尉遲敬德是這么想,卻沒有說出來,因為他不知這位楚王的品性如何,萬一對方是個爭功諉過、毫無擔待之人,反倒不妙。

  卻見宇文維乾再次坐下,說:“處羅可汗在想什么,我們不可能知道,對方有什么陰謀詭計,我們在這里想破頭也想不出來,與其以靜制動,不如....”

  “尉遲校尉,寡人若讓你帶精銳騎兵到磧北草原晃蕩,嚇唬嚇唬他們,讓處羅可汗收起心思,一心一意防備南面,你可敢去?”

  立大功的機會來了,尉遲敬德卻知道這種行為有個很嚴重的隱患,若不提前打好鋪墊,自己容易倒霉。

  他試探著問:‘大王,這算是擅開邊釁么?’

  “擅開邊釁?”宇文維乾聞言一愣,看著尉遲敬德,眼神變得精彩起來。

  這校尉看起來粗中有細,不是莽夫啊...有意思,有意思....

  宇文維乾如是想,隨后笑起來:“你莫要擔心,寡人會正式下令,讓你去磧北哨探,期間發生的任何事,都是對方尋釁滋事,要是朝廷怪罪下來,寡人自然會給說法。”

  這下輪到尉遲敬德感慨了:這么大膽,或者是有恃無恐?

  楚王的身份,他聽人說過,這位是當今皇太子親弟,皇后的嫡次子,想來得天子偏愛,即便捅出天大的簍子也不會倒霉。

  當然,這不代表楚王闖大禍后平安無事,佐官就能幸免。

  此次出擊,萬一把處羅可汗搞得惱火,真就率領大軍南下,如此一來,“擅開邊釁”的罪名可不得了,到時候邊地豪商、豪強鼓噪起來,當事人要倒霉。

  這樣的風險是存在的,不過尉遲敬德在豐州待了一段時間,發現從事邊貿的豪商們不但沒有吃里扒外的傾向,反而更像是饑腸轆轆看著東突厥的一群餓狼。

  邊地豪強們期盼對東突厥動武、搶地盤的欲望很強,那些瀚海公司的襄理、掌柜,一個個都不是怕事的主...

  所以,他覺得立大功的機會就在眼前,既然這位藩王膽子也大,那就沒什么好猶豫的。

  尉遲敬德當即回答:“末將愿再去磧北,把那里攪個天翻地覆!”

  “甚好..”宇文維乾點點頭,想了想又說:“你是校尉,兵力有限....”

  “帶兵少了,啃不了硬骨頭,帶兵多了,那就不是哨探,而是未經許可故意挑釁,屆時樞密院和兵部那邊可說不過去...”

  宇文維乾來草原當監工,其實還領著多重差遣,預防東突厥南侵就是之一,所以他有便宜行事之權·,但是一旦違反制度,惹出來的事要善后總是很麻煩。

  不過他很快想出個辦法:“也罷,寡人與你軍職差遣,檢校夜不收,也是校尉,兵力翻一倍,如何?”

  尉遲敬德聞言大喜,和同袍一起行禮:“謝大王信任,末將等定要將磧北草原折騰得雞飛狗跳。”

  http://www.hsdkhk.tw/html/54/54148/4683573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