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盛寵第一佞妃 > 第187章 喜歡這種貨色?

第187章 喜歡這種貨色?


        眼看自己的內衫就要被剝落,顧流離瞳孔微微縮了一下,“美人,咱能先停一下么?你聽我說,我雖然長得傾國傾城,顛倒眾生,但是,我是男的,呸,我現在連男的都不是了,我是個太監!”

        鳳璽動作一頓,好看的眉頭輕輕的蹙了起來,扯出一個十分不悅的弧度。

        瞧著他那陰森幽冷的模樣,顧流離眼睛轉了轉,已經做好了防備的意思。

        這西明果然臥虎藏龍,隨便一個人都那么強大,她居然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這不科學。

        “你要是喜歡太監的話,我這府里有很多,我可以給你去找幾個,至于我,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顧流離昧著良心說話,這明明就是她喜歡的類型,可是他喜歡的貌似是男人。

        而且,她的秘密絕對不能讓人給發現了。

        “呵呵!”盯著顧流離,他面無表情的扯了扯嘴角,有種讓人不敢逼視的陰森詭譎。

        他就那樣看著她,似乎有種連陽光都無法照射下來陰霾,讓顧流離有種時間被扭曲窒息感。

        眼前人的強大超乎她的想象,而且就在那一刻,他似乎對她動了某種嗔念。

        下一刻——

        “砰”的一聲巨響,他一掌打了下來,顧流離嚇得閉上眼睛,卻發現他那一掌只是打在了床上。

        紅木打造的大床,就這樣被他硬生生的砸出了一個洞。

        然后,他十分冷佞的瞥了她一眼,起身,迎著外面的殘月大步走了出去。

        看著他的背影,顧流離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不知道為什么,卻覺得他身上似乎籠罩著一層揮之不散的陰霾,還有……落寞。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才睡了一個晚上就破了的大床,她狠狠的肉疼了一把。

        這換一個得出多少錢啊?

        “九千歲,皇上讓您進宮一趟,有急事。”

        門外響起小太監的聲音,帶著一股隱約的畏懼,眉頭皺了幾下,顧流離從新找了一件衣服穿來,這才走了出去。

        “皇上找我什么事?”

        “奴才不知道,只是說讓您進宮一趟。”

        眉頭皺了皺,顧流離眼里閃過一抹煩躁,不知道那個沒有風度的男人又想做什么。

        頭痛的揉了揉眉心,她還是大步走了出去,翻身上馬,直奔皇宮。

        圣宣殿內四處皆以蒼龍形飾物裝飾,重重幔帳間,幾名侍婢恭敬地站著。

        一張華貴的紅木大床之上掛有淡黃蛸帳,吊雙魚赤金帳鉤,鋪刻絲百鳥錦褥。

        東板壁是兩個黃花梨豎柜,西板壁靠墻是骨柏楠鑲心香幾,上置香爐,燃著是價值千金的沉香,一只三彩雙魚瓶插著時令鮮花,都是貴重東西。

        每一絲每一毫都昭示著東吳的華貴。

        顧流離低眉順眼的走了進來,瞄了一眼司馬賦。

        此時他正慵懶的坐在床榻上,身上白色的里衫大開著,露出精裝的胸膛。

        此時,他床上正躺著一個容貌妖冶的男子,臉上透著一股不自然的潮紅,一聲聲壓抑不住的低吟從他微張的紅唇里傾瀉而出。

        而這一幕,怎么看都覺得詭異。

        顧流離嘴角輕輕的抽搐了一下,默默的等著司馬賦的后文。

        許久之后,他才悠悠的開口,“步傾城,這男子你喜歡么?”

        他話音剛一落下,一道冷光忽然閃過,快如疾風撲面,迅速的將那男子的衣襟挑開。

        目光掃過男子裸露出來的肌膚她便知道,他被下藥了,而且還是烈性的。

        她旖旎的眸子微微一瞇,里面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司馬賦,到底又想做什么?

        就在顧流離疑惑的時候,他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在這暗夜之中,如同鬼魅,“喜歡么?”

        抬起頭,顧流離眼波微微轉動了一下,“我……”

        “九千歲可得想清楚了再回答!”

        顧流離:“……”

        她能說不喜歡么?

        在他陰森森無聲的威脅之下,顧流離硬著頭皮點了點頭,“喜歡。”

        聞言,他唇角輕輕的勾了起來,十分的絕美,只是,卻透著一股瘆人的陰森。

        “你想要么?”

        “……”抬頭看了一眼他眼里的陰鶩,顧流離點了點頭,“想要!”

        她也不能說不想要!

        “那朕就將他賜給你。”

        “啥?”她驚愕的抬起頭,一臉疑惑的看著司馬賦,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沒有多讓她探究的時間,他微微瞥了一眼床上的人,“你可以帶走了。”

        懷著被人算計的心情,顧流離上前一步,將床上的美的掉渣可憐兮兮的男人提了起來。

        “那……奴才告退了。”

        他笑的隱晦莫名,笑的陰風陣陣,就在顧流離即將踏出門檻的時候他的聲音又在身后飄飄響起,“對了,明天蠻族王百里天將會帶世子百里青到西明挑選和親公主,你代朕去迎接。”

        聞言,顧流離腳步一頓,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那種被人算計的感覺又來了。

        簡直就是無孔不入的鉆進來。

        “皇上,我只是一個奴才,代您接蠻族的王應該不太合適吧,會讓人以為是輕蔑了他的。”

        “呵!”司馬賦緩緩的低笑了一聲,聲音淡淡,卻透著一股少有的輕快,似乎心情很好,“你不必擔心,你現在是九千歲,位分等同王爺。”

        顧流離:“……”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糟了,明知道這個男人肯定不安好心,一定在醞釀著什么看她被人逼迫甚至謀殺的危險,卻沒有辦法拒絕。

        眸子微微瞇了瞇,抱著手中面色潮紅的男人走了出去。

        把人抱到房間的時候,顧流離已經累成了狗。

        盯著床上的男人,她忍不住的陷入了沉思,眼前的男人無疑是長得及其好看的。

        他的美不同于中原的任何一個男人,婉約桀驁之中透著幾分野性,而種了媚藥的他越發的性感。

        所以,司馬賦把這人送他有什么意思?

        是想再一次的讓人誤以為她對很盛寵,還是想嘲諷她沒了屌?

        “嗯……”

        亙古的沉寂中,男人一聲低吟忽然響了起來,打斷了顧流離的沉思,她偏頭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這種藥效果非常霸道,如果不發泄,是會死人的。

        難道……

        司馬賦把中了藥的他給自己,是想這男人他爆了他的菊花?

        這個想法一出,顧流離又磨了磨一口陰森森的白牙,什么叫最毒男人心,這就是。

        可惜啊,她根本就不想救眼前的男人,他的死活似乎與自己無關。

        瞥了滿眼痛苦的他一眼,顧流離便站起身漠然的走了出去。

        即將踏出門檻,司馬賦的聲音就這樣飄進了腦海——

        明天蠻族王百里天將會帶世子百里青到西明挑選和親公主,你代朕去迎接。

        所以,這是他的圣旨,如果明日她去迎接了而沒有帶這個男人去,就說明她違逆了他的旨意。

        狠狠的磨了磨牙齒,顧流離再一次的覺得這個男人十分的陰險。

        走到床邊,她一臉糾結的看著他,目光掃過他神秘的部位,最后咬咬牙,舒緩藥效的方法很多,不一定要拿什么,用手也是可以的。

        猶豫了一下,她一臉猙獰的伸出手。

        就在她手即將碰到男人的時候,“咻”的一聲,一枚暗器破空而來。

        即便她迅速的收手,衣袖卻還是被砍斷了一截。

        顧流離瞬間就怒了,起身,一雙眸子含著一抹逆天的冷光,“誰,躲在暗處暗算人算什么英雄,有本是出來跟老子決一死戰。”

        她話音剛落,門忽然便被打開,一襲男人衣袂飄飄的走了進來,仿若謫仙,只是臉上的表情卻十分的難看,薄唇輕輕的抿著一條線,那雙冰薄的眸子仿若沒有溫度的盯著她。

        寒涼透骨!

        “……”當看清來人的時候,顧流離只覺得眼前一黑,為什么會是這個人?

        他難道一直在暗處觀察著她么?

        鳳璽冷著一張臉走了過來,目光悠悠的掃過床榻上的人,只一眼,他便知道對方被下了藥。

        他眉頭輕輕的蹙了起來,看向顧流離的眼睛又冷了幾分。

        “喜歡這種貨色?”

        他那雙黑眸暗沉的沒有一絲光芒,好像看久了會人的連魂魄都會被徹底吸入幽獄鬼澗,是永世不得超生陰森詭譎。

        顧流離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在他陰冷的注視下,一臉懵逼的點了點頭。

        頃刻間,男人身上似乎涌現出了一股滔天的殺氣。

        顧流離后退一步,一臉緊張的盯著他,“你想做什么?”

        下一秒,他身上的寒氣包括那陰森詭譎,忽然就收了起起來,仿佛剛才的一切只不過是顧流離的幻覺而已。

        還沒有等她松一口氣,“鏘”的一聲,她的魚腸便落到了他的手中,瞬間出鞘。

        顧流離眉心一跳,防備的看著他,“干,干啥?”

        能不拿她的短劍么?

        他狹長的鳳眸輕輕掃過顧流離,薄唇輕起,“喜歡他哪?”

        他的聲音仿佛是雪山上融化愛的雪水,帶著一股永不消融的冰冷,沁入骨髓。

        顧流離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目光掃過他修長的大腿,隨意道:“他腿挺值的哈!”

        “擦——”

        一道冷光閃過,血光飛濺,下一秒,男人大腿上便出現了一個好大的口子,鮮血泊泊的流了出來,剎那間便染紅了床榻。

        而她,甚至沒有看清對方是如何出手的。

        這一下,顧流離感覺到蝕骨的冰冷,眼前的人,強大的超乎所有,如果對方要殺她,她似乎沒有任何說不的資格。

        就在他震驚的時候,鳳璽涼薄的眼神又看了過來,“還有哪?”

        搖頭,她果斷的搖頭。

        “不喜歡了,太丑了,我一點都不喜歡,我剛才也想給他一劍的,呵呵……”

        一句話,顧流離說的何其艱難,簡直要被嚇哭了。

        即便知道她這是鬼扯淡,鳳璽臉上的表情還是好了不少,反手一扔,魚腸入木三分。

        他冷厲的看了她一眼,接著,轉身走了出去。

        而她,也懂了他最后那一瞥的威脅。

        頭痛的揉了揉眉心,顧流離有些煩躁,這到底是哪里來的……神經病?

        iqqS


  (http://www.hsdkhk.tw/html/21/21398/53084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