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盛寵第一佞妃 > 第342章 鳳璽,你知道什么叫避嫌么

第342章 鳳璽,你知道什么叫避嫌么


        看著前面某個一臉燦爛的人,齊厲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那個……顧大人,解藥能不能給齊刃服用一下?”

        聞言,她腳步一頓,回頭一臉無辜的看著齊刃,“解藥?什么解藥?”

        “齊刃中毒了。”

        “他中毒了趕快找御醫啊,找本官做什么?”

        齊厲本能的看向鳳璽,鳳璽神色復雜的瞟了他一眼,似乎在暗示什么。

        沉重的嘆息一聲,他掏出身上幾兩銀子遞了過去。

        后者一臉坦蕩的接下,然后給他一顆藥丸。

        此時此刻,齊刃齊厲都覺得心好累。

        對于顧大人來說沒有什么是銀子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更多的銀子。

        一行人回到北燕皇城,告別了鳳璽,臣子們便想回自己府邸,顧流離自然也在其中。

        看著某個突然公事公辦的人,鳳璽眼底閃過一抹無奈。

        剛要說話,突然有人道:“顧大人,我的表妹今天往老家到這里來,走,給你引薦一下。”

        顧流離本來想是拒絕的,可是想到可以免一頓飯錢,便點了點頭,“那走吧。”

        “顧大人這邊請。”

        “顧卿!”

        鳳璽涼涼的聲音在身后響起,讓一眾大臣停住了腳步,一道道視線看向了他。

        男人冰薄的眸子朝著顧流離直直的看了過去,薄唇輕輕開啟。

        “跟朕進來。”

        “皇上,臣已經答應了程大人要去他家見他表妹,不能言而無信的。”

        聞言,他眉頭輕輕一皺,涼涼的看了一眼程風,后者尷尬且浮夸的大笑一聲,“顧大人沒事兒,皇上的事情比較重要,你先去吧。”

        程風急急忙忙的說完一句,然后腳下生風的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顧流離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轉眼之間,宮門口便只剩下了她和鳳璽兩人。

        她臉色不好的看著他,他也靜靜的看著她,半晌之后,她忽然嘆息一聲,毫不掩飾臉上的嫌棄。

        “鳳璽,你知道什么叫避嫌么?”

        男人薄唇輕輕抿了抿,“知道。”

        “那你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叫我。”

        “我想你了。”他淡淡的吐出一句,話語里飽含著千般柔情,萬般蜷縮。

        顧流離眨了眨眼睛,老臉沒忍住的紅了一下。

        然后,率先走進了宮門。

        鳳璽默默的跟在身后。

        顧流離一路去往他的寢宮,推門而入。

        剛剛進去,顧流離腳步便是微微一頓,里面,似乎有微弱的呼吸聲。

        她順著呼吸聲的地方走了過去,來到里間,腳步才剛剛進去,一聲軟膩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皇上,您回來了!”

        “……”嫣紅的唇瓣泛出一絲冷笑,她慵懶的靠在墻壁上,看著床榻上輕紗蓋體,媚態盡顯的言晚,“發春呢?”

        言晚一愣,顯然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里看見她,一瞬間,羞憤難當。

        轉眼之間,鳳璽已經走了進來。

        當看到床上的言晚時,他眸色一緊,“滾出去。”

        “皇上!”言晚弱弱的叫了一聲,眼底深處浮起一絲水霧,“皇上,你既然娶了言晚,為什么又不碰我。”

        “娶你的是別人,不是朕。”

        冷冷的丟出一句,他轉身走了出去,“以后沒有朕的允許在踏入這個地方一步,殺無赦。”

        聽著男人絕情冰冷的話,言晚瞳孔劇烈的縮了一下。

        她到底哪里不如顧流離。

        她出聲官宦人家,從小便是受盡良好教育的名媛千金,而顧流離,她不過是一個在民間山谷長大的前朝余孽罷了,哪里比得上她。

        看著她眼底清晰浮現的不甘,顧流離冷笑一聲。

        “就連鳳冥那種沒品又沒有風度還黑心肝的男人都看不上你,你還指望鳳璽能夠看上你,你呀,還是太單純了。”pSza

        “顧流離,你別得意的太早,皇上一定會是我的。”

        “癡人說夢!言晚你聽著,如果你還想體面的在宮里住下去,那就規矩一點,你知道的,我這人脾氣不太好,生起氣來可是連自己都怕!”

        看著她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視線,言晚尖銳的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

        說不恨,不怨,那是假的。

        如果沒有顧流離,她早已經是鳳璽的摯愛,會是南秦的皇后。

        顧流離來到外面的時候,發現顧景已經在桌邊坐著了。

        他身上穿著一件明黃色的衣服,雖然年紀尚小,卻已經展現出了如同鳳璽一般的謫仙模樣。

        顧流離來到桌邊坐下,將他打量了一遍,“喲,穿的倒是人模狗樣的。”

        鳳璽喝茶的動作一頓,顧景動作也是一頓。

        抬頭,他不高興的看了一眼顧流離,“流離,我現在姓鳳。”

        抬手,毫不猶豫的在他腦袋上敲了一下,“吃里扒外!”

        顧景抬頭看了一眼鳳璽,眼睛里充滿了無聲的控訴,似乎讓他說一下顧流離,別老是打他。

        鳳璽靜靜的和他對視著,接著,漠然的移開視線,落到了顧流離臉上,“手沒打痛吧。”

        顧景:“……”

        他現在好羨慕出去游山玩水的顧旖。

        顧流離搖了搖頭,拿起筷子,還沒有來得及吃飯,齊厲便走了進來,“顧大人,南宮扶塵在外面找你。”

        “嗯。”點了點頭,她繼續吃飯,仿佛沒有聽到齊厲的話一般。

        齊厲也沒有那么不識相,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

        顧流離默默的吃飯,半個時辰之后,她才起身走了出去。

        鳳璽眼波微微閃爍了一下,然后看向了顧景,“你……”

        “流離說過,男子漢大丈夫要行的端做得正,不能一肚子壞水。”

        鳳璽:“……”

        “從今以后每月我會背著流離悄悄給你漲十兩銀子。”

        “流離還說,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為。”

        放下筷子,他跳下凳子朝著顧流離追了上去。

        顧流離來到宮外的時候發現南宮扶塵還在外面等著。

        見她上來,他臉上輕輕的扯出一抹笑容,“這是暮詞讓我給你的。”

        顧流離伸出手,剛要接過他手里的荷包,眉頭忽然一皺。

        收回手,她紅唇輕輕一勾,“不必了,我不喜歡這些娘里娘氣的東西。”

        “這荷包是暮詞親手繡的,囑咐我一定要給你的。”

        聞言,顧流離唇角的笑容擴大了幾分。

        下一秒,手中的魚腸忽然出鞘,緊緊的貼在了南宮扶塵的脖子上,“南宮扶塵這么裝逼有意思么?別以為我不知道這荷包里有的種子,一旦接觸,它便會牽動我那被司馬賦用命壓制下去的毒,南宮扶塵,我知道你想贏,但你怎么能這么不要臉呢?你還第一公子,你還北燕左相,你真是賤的沒有下限了,你就這么怕輸給我么?”

        南宮扶塵瞳孔縮了一下,整個人還保持著遞荷包的動作。

        她,到底怎么知道的?

        暮詞明明說過,她放了很多香料來掩蓋清巫草的味道。


  (http://www.hsdkhk.tw/html/21/21398/107154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