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少將軍的清冷妻 > 第一章 醒來

第一章 醒來


  
“這孩子年紀尚幼,又一路顛簸,能不能活下去就看這一晚了,這是藥方,趕緊煎藥吧,唉”,一位似是大夫的聲音在房門外響起,只聽一道柔和的女聲略帶哽咽地連連道是。
屋內的木床上,一張蒼白的小臉上眉頭緊蹙在一起。
冷清秋此時頭疼欲裂,往事記憶交織在一起,沖撞拉扯著自己的靈魂。沒過多久,感受到嘴里被喂的藥液,本能的吞咽著,干涸的喉嚨得到滋養,冷清秋對周圍事物的感知也愈加強烈了。
長長的睫毛顫了又顫,冷清秋費力地瞇了瞇眼睛,隱約間看到一張美麗中帶著憂愁的臉龐。還沒有聽清女子說些什么,確認過周圍環境是安全的后,冷清秋就又昏了過去。
一場風寒來得猛烈,去的也猛烈。
轉眼間,冷清秋已經在這里生活半個月了,也逐漸適應了這具身體。風寒也早就好了,但仍然不被允許出屋。
若問原因,冷清秋做了個深呼吸。三歲,冷清秋重生在一個三歲的小女孩身上。前段時間的大病,奪取了小女孩的生命  ,其身體里卻迎來了冷清秋的靈魂。
天色還早,冷清秋此時卻無半點睡意,一雙清冷的眸在此時略有些空洞。
冷清秋前世慧極必傷,又經歷十年戰爭,身體早就透支,全靠珍貴藥材吊命。
身為冷家嫡長女,受到祖父的親自教導,自然明白鳥盡弓藏的道理。在蕭瓚登基后,冷清秋主動上書回蘇州榮養,對那些若有若無的試探不甚上心,也不厭其煩。如今自己死了,冷清嫻,自己的親妹妹也應該能安心做她的皇后了吧。
在冷家,冷清秋得到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遭遇了很多,失去了很多。
冷清秋垂了垂眸,睫毛微微顫動,收回思緒。
在這些天的觀察里,清秋對眼前環境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
冷清秋現在處在邊城的一座三進宅院里,是剛剛從京城搬來的,只有這具身體和其母親兩個主子。
宅子里的家奴并不多,只有一位趙嬤嬤,掌管著內院;負責冷清秋生活起居的是青衣,一個不善言辭卻手腳麻利的俏麗丫頭;負責廚房的是青衣的母親;還有趙伯,負責管理一些產業,現在在外地還未回來;還有兩個粗使丫頭和兩個小廝,就不在這里細加描述了。
窗外天色漸漸亮了,外間也傳來了動靜。想到那個既溫柔又堅韌的女子,冷清秋不自覺唇邊多了幾絲暖意。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一個盤著婦人鬢的灰衣女子輕聲走了進來。
清秋假裝未醒,任由她站在床頭直直看著自己。只見她幫冷清秋掖了掖被角后,就微微偏過頭去,肩膀抽動,眼眶泛起紅衣,搖晃著身子轉身像外間走去。
外間的趙嬤嬤看到后,連連向灰衣女子安慰道“小姐,小小姐還在呢,大公子已經到了,安置在了外院,要是看到您這樣,傳回去,老夫人又要心疼您了”。
“嬤嬤,我知道的,只是,只是,我現在這樣的休棄之身,我,我對不起平兒啊,但不管怎樣,我不能將平兒留在那里啊,平兒若有個三長兩短,我,死又有何懼,,,,,”。灰衣女子的聲音里滿是哽咽,但也慢慢收住了眼淚。
這美麗女子盛滿淚水的眼里滿是歉意與愛憐,趙嬤嬤眼里也滿是復雜,但相同的是,兩人眼里都沒有后悔。
是的,這個灰衣女子就是冷清秋今世這具身體的母親,蒼素娘。
趙嬤嬤還要說些什么,青衣端著洗漱用具進來,趙嬤嬤也就順勢收聲了,向素娘道了聲去看看早膳的準備情況,退了下去。
冷清秋微微嘆了口氣,在蒼素娘進來后翻了個身,慢慢睜開眼睛。


  (http://www.hsdkhk.tw/html/135/135424/348045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