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少將軍的清冷妻 > 第十章 定情信物

第十章 定情信物


  
“嗯,這棗挺甜的”顧清平并沒有嫌棄蔣晨羿,接過棗咬了一口道。
“爹爹給娘親雕了好多木釵,娘親當初很高興。清平妹妹,我以后給你送好多棗,好不好?”
蔣晨奕眼睛里亮亮的。
“好,不過你年紀不大,到知道給女孩子送禮物了。”
顧清平沒有將男孩的話放在心里,隨聲應承打趣道。也沒有深究蔣晨羿的用詞,直到后來知道才理解。
誰能想到蔣晨奕這一送,就送了一輩子邊城的大棗,比他父親做的還好。
人與人的緣分很奇妙。有人見面就吵,有人擦肩而過,有人一見動了心。埋在心底,自己也不懂為何悸動。
“小小姐,你覺得這塊玉佩怎樣?”趙嬤嬤掀開簾子走了進來,手里捧著一塊玉佩。
“通身剔透,是個好的。玉佩上的那條紫色穗子,挺別致的。趙嬤嬤怎么想起這個了?”顧清平掃了一眼玉佩說。
“小小姐,這玉佩你可得收好了,它可是您和蔣小公子的定情信物。”趙嬤嬤臉上的褶皺都抖動起來了。
趙嬤嬤一改出去前的飄忽,滿臉喜悅的對顧清平說著。不知道她到底都腦補了什么。
“哦”顧清平表面平淡地答道。
顧清平重生一世,耐性越來越差了,哦,好像是遇到蔣晨奕的事情就特別特別的,嗯,不冷靜。。例如現在,想罵人了。
再看旁邊,蔣晨奕捂著紅彤彤的臉,羞澀地快把自己扭成一股麻花  。
看到蔣晨奕的表現,又開始腦殼疼了,想自插雙目怎么辦。總算理解蔣晨奕為什么早上眼睛發亮了。
“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多少?”看著小龍蝦一樣紅的蔣晨奕,他肯定知道,只怕知道的還不少。
“清平妹妹,你不知道嗎?素姨當年救了我娘親一命,后來聽說了你出生,就讓我們指腹為婚了。”蔣晨奕偷看著顧清平的反應。
“所以,你這次跟來是為了視察一下,看看你的小未婚妻合不合你心意嗎?”顧清平盡量使自己語氣平緩。
“父親已經啟程來這邊邊塞,還有幾日就要到了。我要住在軍營里的,只是,只是順便來看看”。蔣晨奕遲疑的說。
只怕蒼素娘臨時搬來邊城,也不是臨時起意啊。將軍府和蒼素娘之間地牽扯又有多深呢。顧清平慢慢恢復了冷靜,不知道什么原因,心中偶爾突然會涌出突發的情緒。
顧清平整理好情緒,也就不把此事放在心上,離長大還遠著累,眼前的蔣晨羿年紀還小,不必太當真。然后接下來,顧清平聽了一下午將軍府的八卦。青衣端來的藥膳自己只吃了一點,剩下的全進了蔣晨奕的肚子。原因是說的時間長了,餓了。
五歲少年侃侃而談,三歲稚女靜靜聽著。白色寢衣與黑色袍子相互暈染,竟是無比協調。
蒼素娘和蒼霖寒站著窗外,聽到里面的交談,都舒了一口氣。
“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蒼霖寒的聲音里略有些復雜。
“大哥,你真的不肯原諒母親嗎”?
快走到二門時,蒼素娘停了下來。
“我不知妹妹在說些什么,兄長我就先回客房了。”
頭也不扭地走了,不帶一絲遲疑。
蒼素娘嘆了口氣,其實這樣不是挺好的嗎,明哲保身。人之常情罷了。
去邊城的官道上,一大隊人馬在野外安營扎寨。
一身著黑色鎧甲的壯碩男子坐在營帳后,絡腮胡占據了半張臉。佩劍被立在一旁,手里握著個泛白的繡著山茶花的荷包,一動不動看著漆黑的官道。
“義弟,走走走,喝酒去。再有三日就到邊城了,奕兒跟在蒼狐貍身邊,肯定吃大虧了。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聲,說得好像吃虧的人不是他兒子似的。蔣大將軍走過來拍了拍壯碩男子的肩膀,而山茶花的荷包同時迅速被掩在衣服下面藏了起來。該男子點點頭,沒有多言,和將大將軍向營帳那里走去


  (http://www.hsdkhk.tw/html/135/135424/3477112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