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云宮寒 > 第五章 方中君(下)

第五章 方中君(下)


  我與方中君聊了許多,很多時候都是他在說,而我在一旁聽著,仿佛我只是一個聽著一個屬于自己記憶故事的外人。

  “我聽說,莫宸沇從窮桑帶了一個女子。”方中君遞來一杯茶,我接下“嗯”了一下飲了一口,風淡風輕的,方中君握杯的手一緊,臉上有些慍色:“還有了身孕?”

  “我特意回來可不是想聽這些的。”我將茶杯放下,方中君也緩了神色:“等帝君云游回來,自會讓莫宸瀛給你一個交代。”

  “我若想要那個女子的命,早早就會要了過來。”茶杯的邊緣還有些溫熱,我的指腹摩挲著,眼睛卻是直視著他:“他到底是九重天的天君,也是我的夫君。”

  方中君凝視著我的臉,也許是想從我的臉上看出一絲絲的悲切,可這些年我將掩飾二字學得太好,很多時候我自己都不知道這一刻是歡喜還是悲傷。

  “好。”他最終還是松了口,露出苦笑:“你啊,還是和以前一樣。”

  其實我和以前不一樣,以前的我絕對是不會容許自己的心上人左擁右抱心許她人,也不會如此端正的老老實實坐在這里喝茶,更不會受了委屈還去計較著后果。

  “我前些日子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樹上摘果子,你就在樹下搭了一個灶臺做煮魚。”我一頓,別開眼看向了遠方:“莫宸沇就一直站在樹下嘮叨我,說我就是個躥天野猴兒。”

  “阿蘅......”方中君挪唇,最后卻只是淡淡一笑問道:“叫花雞如何?”

  我點頭,也摸摸肚子以表自己是真的餓了。

  我與方中君從潁河回來時正巧就看到阿錦正在教離南規矩,離南聽不懂的時候就會在一旁抓耳撓腮,然后阿錦就耐心的再重復一遍,我輕笑出聲,阿錦回頭,臉紅彤彤跑了過來插在我與方中君中間,然后順勢還將我往旁擠開一些,我知道她是忌憚方中君對我有私心,畢竟相對于莫宸沇這個三心二意的天君,方中君明顯更是那個合適相伴一生的仙神。

  “離南,你在這兒挖個洞,等會兒我們就能吃到叫花雞了。”我踩一下腳下的地,離南忙不迭的跑進洞府里找鋤頭,阿錦戒備的看了一眼方中君又扯一下我的衣角輕語:“娘娘不是來找水神問這四海之事么?”

  “阿錦,我餓了。”我牛頭不對馬嘴,但阿錦卻沒有再說什么。

  我跟著方中君打了兩只山雞回來,想來這一幕若被九重天的那些老仙神瞧見又要嘀咕好好好的仙神不當,非要學人這般活著。

  “真香吶。”離南聞著香味咽了咽口水,就連阿錦也把原本端著的架子放了下來坐在一旁等著方中君扒開這泥土,看著這一幕我似乎想到以前剛嫁到天宮的時候,那時我并不習慣九重天的辟谷,于是總愛說些太華山的東西,每次說到最后都會哭著鬧著要回家,阿錦就會抱著我勸,然后自己偷偷在宮殿外的院子給我做了燒魚吃,誰知被多事的仙婢告知了當時還是太子殿下的莫宸瀛,阿錦因此受了三十條雷鞭,留了滿后背的疤痕,我知曉后拿著九節鞭去找莫宸沇講理,這一次我們鬧得有些大,將宮殿都打塌一座,天神為此怪罪,將告狀的那個仙婢活生生打死在了我倆面前,也是從那以后,我才將這九節鞭收了起來再也不用。

  “阿錦,我不想回去。”我啃了一口肉含糊不清的說著,阿錦其實聽的很清楚,但是她卻沒有回答我。

  “那我明日帶你去凡間逛逛如何?”方中君興致高漲,連同眉眼都是喜意,阿錦垂頭扒拉著泥土,最終也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

  “娘娘明日出去莫要貪玩,早些回來。”阿錦害怕我過得不幸,所以每次都會想盡辦法寬慰我,只是她織的這一個美夢,如今連她自己也看不下去罷了。

  因為阿錦也知道,莫宸沇,才是我不幸的源頭。


  (http://www.hsdkhk.tw/html/135/135415/4966595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