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云宮寒 > 第六章 凡塵(上)

第六章 凡塵(上)


  因為父君云游,這太華山就只留了離南這么個小仙童守著,阿錦因此還悶悶生了一場氣,夜里還偷偷抹起了眼淚。

  我知曉她是在心疼我,從天宮受了委屈,如今回到太華山,也沒有父君在身旁做主。

  “阿錦……”

  “阿錦……”

  “阿錦……”

  我纏著她不停的喚著她的名字,阿錦破泣為笑,然后又暗暗握緊了我的手嘆息:“娘娘,你若有了子嗣,也就好了。”

  我不置可否。

  阿錦一直不知道,這十萬年我和莫宸沇的關系能做到臥榻同眠已是不錯,于是那些床第之事我便是從來不知的,又怎能隔空懷上個子嗣?

  我怕阿錦背著我又會哭上一夜,于是纏著要與她睡在一塊,阿錦嘆我還是孩子氣,又嘆我不知人情世故。

  阿錦這話說得又不大對了,和仙神將人情,就猶如是對著一群倔牛拉琴的。

  “阿錦,明日我會去凡間給你帶剛出鍋熱乎乎的蓬糕。”我縮在被褥里只露出了一個頭,阿錦沒有回答,只是暗地里握住了我的手。

  阿錦的手真的很暖,以至于我在天宮十萬年都不會覺得寒冷。

  這是我睡得最安穩的一夜。

  夢里沒有摔瓦碎罐的吵鬧,沒有撕心裂肺的哭聲,更沒有莫宸沇冷冰冰的一張臉。

  第二日方中君早早就來了太華山,知我貪睡,便吩咐了離南不要打擾,自己一人一直守在洞府外坐在杏花樹下喝了半個時辰的茶,出來時他的衣袍上都層層疊著花瓣,遠遠看著,就是個溫如如玉的公子郎。

  “昨夜睡得可好?”方中君微微一動,那些花瓣就落在了地上,發著緋紅的光消失不見。

  “比我在天宮的每一日都要好些。”我彎了眉眼,方中君也看著我揚了唇。

  我與他年幼時常常會偷溜著去山下的小鎮,有一次被父君發現罰跪了整整一夜,莫宸沇就站在一旁嘲笑我倆少條失教,氣得我起身揪著他的耳朵打了起來,方中君就在一旁解圍,結果本是我倆打架,最后受傷的卻成了他。

  “又在想什么有趣的事?”方中君開口,我便止住笑抬眼看著他:“我在想等會兒該吃誰家的小食。”

  記憶總愛出些差錯,少時所愛的食物如今再品嘗起來,竟也會覺得惜不對味。

  但我還記得要給阿錦帶蓬糕,可惜如今卻不是白蓮該有的時節,所以就連這心心戀戀的蓬糕,我也沒能帶回去給阿錦嘗一嘗。

  阿錦隨著我去了九重天也是十萬年,而她不過大了我兩萬歲,承受的卻比我多了太多。

  初初的三萬年阿錦都在哄著我陪著我,直到那三十條雷鞭打了下來,我才清楚的知道在這個九重天上,阿錦不過于她們而言就是一個不受寵的天宮太子妃身旁卑微的小仙婢,自然而然也沒有誰會去心疼一個仙婢的生死。

  “阿錦以前很喜歡吃蓬糕,可是變出來的東西,大多都比不過凡間的味道。”我站在小鋪外輕聲嘆了一口氣,方中君深深看了我一眼,緩緩伸手揉了揉我的頭。

  “因為阿蘅是人間的阿蘅。”方中君看著鎮上來來往往的凡人眉目柔和:“所以才會不喜歡變幻之術。”

  我生在凡塵,長在凡塵,就如同方中君所說,我是人間的阿蘅,永遠都無法真正做到九重天上那個克己復禮的天后娘娘。

  “方中君,你是四海的主,護住了四海,就是護住了這個人間。”我的眸子里是他的模樣,而他的眸子里卻是滿目傷色。

  傷懷我違背本性而活,傷懷我的瞻前顧后的擔憂,傷懷我事到如今,我還是義無反顧的站在莫宸沇的身后。


  (http://www.hsdkhk.tw/html/135/135415/4966152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