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云宮寒 > 第七章 凡塵(下)

第七章 凡塵(下)


  阿錦沒有吃到蓬糕,我也沒有回到舊時。

  “水神三日未來了。”離南忽然嘆了一句,阿錦見我興致低沉便使了個眼色,可離南哪里看得懂這些,嘟著嘴仍舊不悅:“都怪天君,不然帝姬就可以日日待在太華山,也可以日日吃到水神做得東西了。”

  離南一直呆在了太華山上,自然天真爛漫,所以才會出言不遜,句句戳心。

  “胡說,娘娘身份尊貴……”阿錦一哽,畢竟除了這身份,在九重天我也沒能留下什么。

  “離南啊,不要入世。”我不知該如何去說這其中的不得已,只好這雙眸子太過于清澈,清澈到想讓人留下。

  我何曾不也是個明媚的女子。

  我初嫁時也幻想過夫妻琴瑟之好,如膠似漆,我想著我到底是他明媒正娶的太子妃,是他自己將我迎上了九重天,無論如何,心里也會有我一點點的地位,哪怕是故意在新婚之夜惹怒我被罰去了星辰閣,還是在繼任天君之位后的冷落,我都會安慰自己莫宸沇與自己多少是有些少時情分的,直到那個窮桑女子的出現,我才知道喜歡一個人,原來會是這個樣子。

  我甚至有點羨慕她,又或者,我是真的在嫉妒她。

  莫宸沇原本是天神最不受寵的一個兒子,他有三個大哥,唯獨他的娘親是一個凡人,以至于那時的九重天都不承認他是天神之子,父君憐憫,將他帶回了太華山,那時我方才不到兩萬歲,時常喜歡捉弄他人,莫宸沇卻不像他人一樣任我胡鬧,反倒常常招惹得我氣惱不已,方中君兩處勸和,每每受了傷,也都是因為我倆的緣故。

  那時我也并不是喜歡莫宸沇,甚至還總是想著法子要將他趕出太華山,莫宸沇自然也不是塊軟骨頭,一旦出了什么事就會在父君面前偽裝得可憐無辜,可父君一走就會趾高氣揚的嘲諷我手段稚嫩,而父君念他是舊友之子更是處處偏愛,所幸方中君會陪我同仇敵愾,盡管很多時候他也是無故被我拉扯進來的。

  我自幼沒有阿娘,他們都說我的阿娘死在了忘川河中,就連父君也從不許我提及阿娘,直至后來我問父君為何總喜歡搖著一把折扇,父君不答斥責了我,因此我懷著滿心的委屈跑下了山,那時天地之間妖魔橫行,我剛出了結界就被一只骨妖瞧上了面皮,與她斗法了整整一個時辰,最后親手折斷了她十二根肋骨才算了結,此舉頓時嚇得太華山周圍散了不少妖氣,我一人拖著這十二根肋骨找一個一個山洞躲了起來,之后就迷迷糊糊睡了過去,等再醒來的時候身旁就多了一個莫宸沇,我不愿讓他見著我這副模樣,兇神惡煞的趕他走,他卻伸手擦拭著我臉上的灰,那雙只看著我的眸子簡直勝過了世間萬物。

  那一夜莫宸沇什么話都沒有說,也沒有像往常一樣諷刺我,只是默默坐在我的身旁,聽了我一夜的小聲哽咽。

  之后我與莫宸沇的關系緩和了不少,也開始會纏著莫宸沇同我們一塊下山,還會按耐住自己的脾性去接觸莫宸沇,就連方中君都詫異我這樣的改變,可那時我也只是生出了憐憫,不愿再去為難一個沒有爹娘疼愛的莫宸沇罷了。

  可莫宸沇卻借由我這樣的憐憫做了太多讓我誤解的舉動,以至于我才會覺得莫宸沇也是有那么一點點的喜歡我的。

  所以我才會憑借著這一點點的喜歡心甘情愿的嫁入九重天,眼睜睜的看著他是如何登上的天君之位,又是如何薄情寡義的帶回了一個懷有身孕的華胥曲。

  “帝姬不哭,離南不入世,永遠都不入世。”離南爬到我的腿上去擦拭我的眼淚,我揉了揉他的頭,溫和的笑語:“我沒有哭,只是被風迷了眼睛。”

  如若不是被迷了眼睛,又怎會一直分不清真情與假意。


  (http://www.hsdkhk.tw/html/135/135415/4962030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