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高冷悍妻請罩我 > 第一百六十九章:不要虛偽無情的她

第一百六十九章:不要虛偽無情的她


  “對付你,老子用得著變身魔人嗎?”

  燕炎輕蔑地回道。

  那魔人聽后更吃驚了,“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一個吞噬了四只惡靈的魔靈陰魂,一個紅眼僵尸體,再外加一百年陰陽修為,對付一只區區魔人有何難的?

  不是他夸海口,放眼三界,除了那些道法無邊的神尊們,他還沒將哪個鬼鬼人人看在眼里。

  “老子以前確實做了對不起魔界的事,但你們也沒一個是好東西,以后少拿我背叛魔界來說事。若不是你們不安本分,整天凈想著入侵冥界,又怎會遭來滅頂之災?”

  “你覺得我們不該入侵冥界嗎?弒夜,你別忘了我們魔人的生存環境有多糟糕。就因為混沌之初,我們的祖先落敗,我們魔族就活該被驅趕到三界之外嗎?你看看那些整天打著悲天憫人旗號的神尊們,他們何時在乎過我們魔人的后人天天活在死亡邊緣?弒夜,你也曾為魔,可曾想過為我們那些魔人孩子做點什么?”

  魔人的一番言語徹底擊中燕炎內心深處的柔軟。

  是啊,魔人也會繁衍后代,那些嗷嗷待哺的魔人孩子們又有何錯?

  而那些嗜殺的妖魔們,終其原因只不過也是為了自己的后代們。

  燕炎也沒管那個魔人是何時走的,他只是兩眼直直地盯著那魔人留給他的一把桃紅的小梳子。

  小梳子的木柄上彎彎扭扭地雕刻著四個字:小妹月夜!

  月夜,那個梳著兩條牛角辮,從小便像是他甩不掉的一條尾巴,跟在他屁股后面吵著要他陪她玩的小妹。

  “你該回家了!”

  清冷的嗓音在他身后響起。

  燕炎抬手擦去臉上的血淚,哽聲問,“她還好嗎?”

  “不好!”她淡淡道。

  燕炎突然渾身戾氣地跳起,轉身狠狠地瞪著仍一臉淡漠的太陰幽熒。

  “你不是道法無邊的神尊嗎?你的慈悲心呢?你就不能看在我當初那么傻被你耍得團團轉幫一把我的妹子?”

  面對燕炎的厲聲責問,太陰幽熒默默垂下明眸。

  “命也!”

  “狗屁!”燕炎終于忍無可忍在她面前爆了粗口,“別給我扯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我們魔人的命難道就不是命嗎?我可以理解為那些自私的神尊不顧我們魔族的死活,可你呢?再怎么說,我為你的分身放棄了所有,難道就不值得你為我做點什么嗎?”

  四目相對間,燕炎心寒不已。

  不是說分身也是她嗎?

  為什么他從她眼里體會不到一絲對他的關懷與情意?

  還是說她的分身與他歷經兩世只不過是為了完成滅殺魔族的使命?

  呵呵,那他還真是活成了一個大笑話!

  “嗯!”太陰幽熒淡淡點頭。

  燕炎的眼里有了點暖意,期盼地盯著她。

  “幫你回到魔界!”

  “這就是你能為我做的?”

  燕炎從未覺得自己這么傻過,他到底還在期待什么?

  “嗯!”她又一聲冷淡的嗯字。

  燕炎只覺得自己已經無力面對這樣無情淡漠的她,他怕自己再在她面前待下去會想原地自爆。

  “讓我再見她一面!最后一面!”

  燕炎深吸氣,抬眸盯著她。

  太陰幽熒搖頭。

  “我只是想跟她告個別都不行嗎?”

  燕炎恨得直咬牙,無奈分身是人家的,若是能強搶,他早動手了。

  太陰幽熒淡漠地瞟一眼激動的他,紅唇里說出一個令燕炎徹底心灰意冷的消息。

  “我不會再凝化出一個給我惹來諸多麻煩的分身!”

  “你。。。殺了她?”

  “可以這么說!”

  燕炎只覺自己瞬間頭暈目眩,渾身乏力,差點跌坐在地。

  “為什么?”

  他狠狠地愛了兩世的雨妃妹妹就這樣被她連招呼一聲都不打就給悄悄滅殺了?

  “你打不過我!”

  在他眸底的殺意頓現時,太陰幽熒清冷的嗓音提醒道,“若你想再犯一次為愛不顧家人的傻事,我不介意殺死你,但你也應該明白,不可能會出現死后與你的雨妃妹妹重聚的神話。”

  因為他心心念念的雨妃妹妹就是她太陰神尊啊。

  太陰神尊又怎會死?

  “你。。。”

  這是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嗎?

  “回到魔界,至少還可以讓自己為魔界做點事!”

  太陰幽熒輕描淡寫的眼神劃過燕炎絕望的臉龐。

  燕炎的劍眉粗擰,不知是他過于敏感還是眼花,他總覺得太陰幽熒看他的那一眼像是在質疑他有沒有那個能力幫助魔界做點事。

  我去!她一個整得他里外不是人的自私神尊還好意思質疑他的能力?

  行!她就等著瞧吧,他早晚要讓她承認自己對他的輕視有多么的可笑。

  “你怎么送我回去?”

  要回到魔界,必須經過冥界,而冥界對他有多忌憚,相信她心里清楚得很!

  “喬裝打扮走后門!”

  太陰幽熒張嘴說出自己的計策后,燕炎直接送她一個不屑的白眼。

  這就是她的高招?

  她堂堂一個陰之主宰者居然也需要走后門。

  她還能再low一點嗎?

  可事實情況還真的是如太陰幽熒所說,他們這幾個魔族人只能走后門通過冥界,因為魔界入侵在即,冥界的各個關卡查得有多嚴可想而知。

  若不是有太陰幽熒的關照,即便他們想走后門都不可能。

  站在陰森森的冥界入口,燕炎遲疑了,他這一去定是再也回不來了,有些人有些事總得需要交待一下的。

  雖然不知道這個無情無義的太陰神尊能不能幫自己,但自己好像也沒什么人可以拜托。

  “我父母。。。”

  “我會安排妥當!”

  “我。。。。。”

  “你好自為之!”

  燕炎每剛一開口就被太陰幽熒干脆利落地堵住口,氣得他咬牙切齒道,“毛阿靈終歸是對我有情有義,還望你能寬懷大度地幫她安頓好生活,謝謝無所不能的太陰大人!”

  她倒是再拽啊?

  燕炎毫不掩飾地瞪大兩眼挑釁地看著太陰幽熒。

  這回太陰幽熒倒是沒有簡潔明了地回話,只不過爽快地賞了燕炎一個響亮的大嘴巴外加一個評語。

  “賤男人!”

  然后飄然遠去!

  “嘖嘖!老大,恭喜你成功走上自殺的道路!”

  睚眥阿飛嬉笑著揶揄道。

  “嘁!老子寧愿自殺也不要虛偽無情的她!”

  燕炎嘴硬道。


  (http://www.hsdkhk.tw/html/130/130769/890299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