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高冷悍妻請罩我 > 第一百九十一章:死亡結界

第一百九十一章:死亡結界


  馬晁從靴子中拔出他暗藏的匕首,在自己的手掌上用力地劃上一刀,頓時他的手血流如柱。

  他將那血流淌進傳承法器羅盤里,等到血液順著羅盤紋路布滿整個盤面后,他從包里掏出早已備好的紗布纏好手掌止血,繼而口念馬家術法咒語,將羅盤懸于胸前。

  不出一會,燕雨妃發現四周的環境起了變化。

  本來在周圍廝殺的陰軍們都不見了,甚至連離她最近的魔酃神將小豹也莫名消失。

  只剩下貓妖和毛阿靈還在兇狠地糾纏她,還有一個就是離她們不遠處捧著一個羅盤笑得癲狂的馬晁。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哈!”

  燕雨妃凝眉,暗忖這不就是結界嗎?

  布下一個結界而已,至于這么瘋狂嗎?

  馬晁因何這么瘋狂,燕雨妃很快便從他口中得到了答案。

  “燕雨妃,這次你插翅也難逃!”

  馬晁得意地喊話。

  燕雨妃集中精力應付貓妖和毛阿靈的夾擊,并沒有回應他。

  但是啟動了馬家傳承法器的馬晁心中得意至極,即便無人捧場也擋不住他炫耀一番。

  “燕雨妃,很快你就會知道我們馬家傳承法器的厲害。你以為這是普通結界嗎?念在你即將葬身在我們馬家的法器中,我就好心告訴你。這是我們馬家特有的死亡結界,但凡是進了死亡結界的人,即便是天人也休想逃脫出去。哈哈哈,它會禁錮你的法力,讓你變成普通人一個。在這死亡結界里唯有我這個結界之主才可以施法。我就是這里的主宰者!”

  燕雨妃看上去仍一貫的冷傲姿態,可心中也悍然。

  若馬家這死亡結界真的能讓被困者都失去法力,唯有結界者才擁有施法的權力,那她還真是死路一條了!

  漸漸的,燕雨妃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龍經鞭已經發揮不出威力,不過好在貓妖和毛阿靈也在逐漸喪失法力。

  好吧,至少那兩個跟她一樣也無法施展法力。

  既然如此,她死也要解決了那兩個。

  不肖多久,燕雨妃法力盡失,而秦媚定下魂契的貓妖也隱了回去。

  毛阿靈也變回了普通人。

  燕雨妃沒有任何猶豫,一個箭步,左右開弓,赤手空拳連揍秦媚和毛阿靈。

  失了法力的秦媚和毛阿靈就是真正的普通人了,可燕雨妃不同,她本就是空手道,柔道信手拈來。

  不能施法,她徒手也能收拾掉秦媚和毛阿靈兩人。

  馬晁愕然地看著燕雨妃動作干凈地彪悍揍人,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別說那兩個慘叫連連的女人,他聽著那此起彼伏的骨斷咔吧聲都覺得渾身疼啊。

  “呼!舒服多了!”

  當燕雨妃滿臉舒爽地大呼出一口氣時,地上躺著的秦媚和毛阿靈兩人已經面目全非,奄奄一息,像坨爛泥一樣,再無爬起的可能。

  燕雨妃媚眼一斜,寒眸射向正看得臉部肌肉直跳的馬晁。

  馬晁被燕雨妃冰冷的兇狠視線一掃,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完全忘了他自己方才說過的話,他是這結界里的主宰者。

  這女人太過兇悍了!

  這是馬晁反應過來后的第一個念頭。

  “謝謝啊!”

  燕雨妃朝他嘲諷一笑,若不是他布下了馬家的死亡結界,她還不能這么爽快地解決那兩個女人呢。

  馬晁沒想到燕雨妃還開口感謝他,面色很不自然地冷哼一聲。

  “你別得意啊,待會兒就要你好看。”

  馬晁見燕雨妃明知沒了法力還不見一絲懼意,心中惱怒的同時放狠話。

  燕雨妃不以為意地冷笑,“那你放馬過來啊!”

  馬晁見燕雨妃神情如此鎮定,心中不由生疑。

  話說這死亡結界他也是第一次施法成功,這里面的道道他也都是聽師父說的,自己可沒驗證過。

  現在看燕雨妃完全不帶一絲害怕的,反而讓他心里沒了底。

  難道這女人已經強悍到能破解馬家的死亡結界?

  可是師父說過,馬家的死亡結界至今無人能破,也包括道行高深的仙人們。

  馬晁一番思索后確定燕雨妃無法破解死亡結界,心里才安定下來。

  “先讓你嘗嘗我們馬家的沙塵葬!”

  所謂沙塵葬,就是讓人葬身在鋪天蓋地的沙塵暴中。

  沒有任何護具的燕雨妃,最終口眼閉都會被沙塵淹沒而窒息死。

  剎那間,結界內突然降下漫天飛沙。

  燕雨妃站著未動,因為她知道沒了術法的自己無處可躲,不論馬晁使出哪一招馬家術法都能輕易將自己殺死。

  既如此,葬身沙塵也不錯,至少還是全尸。

  燕雨妃坦然地笑了笑,任由沙塵將自己慢慢掩蓋。

  與此同時,燕炎也終于找到了這邊,可他只看到魔酃神將在斬殺掉毛不奇兄弟兩后,瘋狂地朝著一處撞擊。

  “喂,你在干什么?我媳婦呢?”

  這家伙不會是到現在還沒找到雨妃妹妹吧?

  轉念一想,不可能!

  他是雨妃妹妹的鬼兵,不可能找不到鬼兵之主。

  再看魔酃神將發狂的模樣,燕炎的心猛然下沉。

  他一把揪住失去理智的魔酃神將,厲聲喝道,“燕雨妃在哪?”

  “在結界內!”

  魔酃神將一指虛無的眼前。

  燕炎回眸瞧了瞧,暗忖不就是一結界嘛,他大不了強行從外面打破它。

  可是令燕炎很快心生恐懼的是,他使盡了全身的陰力也無法撼動這結界。

  怎么回事?

  到底是誰布下的結界?

  憑他如今的修為都破不掉結界,那布下結界的人要么修為高出他,要么這結界不一般。

  放眼人界和冥界,他自認為已沒幾人能成為他的對手,而那鳳毛麟角的幾人,他不認為會布下結界對付燕雨妃。

  那就是說這結界不一般了!

  “誰在里面?”

  燕炎沉聲問。

  魔酃神將先是搖搖頭,繼而抬腳踢了踢了無生氣的毛不奇,不確定道,“跟他們是一伙的。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

  不知怎的,燕炎看著毛不奇兄弟兩的尸首,腦海里突現出燕雨妃遭到暗殺的那一晚情景。

  燕炎的呼吸頓時變得急促。

  若里面的人真是那晚的術法暗殺者,那。。。他自己才是害得雨妃妹妹身處險境的罪魁禍首。

  若不是他當初執意要救下毛不奇兄弟兩,那些人都會被燕雨妃殺掉,自然就不會有現在的危險。

  而那兩個女人。。。。。。

  燕炎已然猜到是誰,除了毛阿靈和秦媚,沒有女的這么仇恨燕雨妃。

  而他,卻是那個三番四次救下毛阿靈的人。。。

  隨著他唇邊的點點苦笑,血霧彌漫周身的同時,嗜血的陰煞之氣瞬間充塞整個冥界。


  (http://www.hsdkhk.tw/html/130/130769/886048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