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亂世紅顏:食人王爺寵冷妃 > 第085章 禾術朝堂,揭開面紗(二更)

第085章 禾術朝堂,揭開面紗(二更)

  便見著了一身暗紫色朝服,面紗覆面的顧月卿緩步走進來。

  在她身后跟著四個亦是蒙著面紗的女子。只不過她們身上著的不是紗裙,而是一身勁裝,一看就知道都是練家子。

  這是禾術朝臣第二次看到隆重著裝的公主殿下。

  第一次是幾年前公主殿下首次在眾人面前現身,接下儲君印鑒時。

  那舉手投足間與生俱來的貴氣,是旁人如何也學不來的。所以縱是未看到她的面容不知她的長相,他們也知道,這是他們的公主殿下。

  齊齊跪地,高呼:“參見公主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一時間,好似全然忘了他們這幾日對于民間那些傳言的疑惑與追問一般,只余敬重。

  可見顧月卿在禾術的威嚴是深入人心的。

  “起身吧。”

  一陣道謝聲后,百官起身。

  顧月卿緩步走過去,拱手躬身,“禾玥見過陛下。”縱是在人前,她那一聲“父皇”也喚不出。

  自稱禾玥,已是極限。

  禾胥已經習慣,自然也不強求。

  “玥兒來了?起身吧。”吩咐:“來人,給公主賜座!”

  不一會兒,一張大椅便擺在龍椅左下首位,顧月卿看禾胥一眼,猶疑一瞬道謝:“多謝陛下。”

  走過去坐下。

  朝堂上,有皇帝在,儲君落座上朝的情形古來少見,且他們的儲君還是位公主。

  眾人心中驚疑,卻無一人敢置啄。

  其實禾胥的意圖很簡單,就早前起身聽阮蕓說昨夜顧月卿離宮,回來的時候面色蒼白,縱是未受傷,但這般早早起身就來上朝,為免氣力不足,就想著給她賜個座。

  畢竟接下來要應對的事不是還得費些神。

  顧月卿坐下,與站在百官最前的丞相千流云對視一眼。

  千流云即刻走出來。

  “父皇,兒臣有事啟奏。”

  “說。”

  “啟稟父皇,近來坊間有許多關于公主殿下的傳言,朝中不少大臣也一直在上奏尋父皇要解釋,為免我禾術人心動蕩,兒臣想請公主殿下給滿朝文武一個解釋。”

  “原是此事,便是你不提,朕也會讓公主給諸愛卿解釋清楚。”看向顧月卿,“玥兒,坊間都在傳,你是天啟傾城公主,你來與諸位愛卿說說。”

  其實也不怪朝臣會信外面的傳言,要知道顧月卿回禾術時帶著小君焰,并未遮遮掩掩。

  又恰是在君臨帝喜得太子之際。

  加之天啟傾城公主的本事早已天下皆知,他們的公主殿下也是武功高強智謀過人,他們也從未見過公主殿下的真面目。

  早年公主殿下出現在禾術時,正是世人認為傾城公主早已喪生在多年前天啟寒山寺那場大火中。后來公主殿下去行宮休養,沒多久天啟傾城公主便在天啟現身。

  公主殿下出現,傾城公主便消失。傾城公主出現,公主殿下便消失。

  這未免也太過巧合了些。

  他們迫切的需要一個解釋。

  是以禾胥話音一落,滿朝文武皆看向坐在那里的顧月卿。

  顧月卿靠著座椅扶手,一手撐著下顎慵懶的坐著,分明是不羈的姿態,但由她做來卻格外的賞心悅目。

  還氣勢十足。

  “諸位疑惑本宮身份,那本宮且問諸位,若本宮是天啟傾城公主,你們當如何?廢去本宮的儲君之位,再將本宮驅逐出禾術?”

  廢儲君之位?

  他們沒想過。

  在禾術,除了公主殿下,便只有丞相大人是最合適的儲君人選,可他們有人私下尋過丞相大人。丞相大人完全沒有那份心,不僅如此,因為他們的舉動,沒少被丞相大人警告。

  丞相大人與公主殿下的情分,他們也是看在眼里的,被警告過后,便再無人敢打這個主意。

  既然丞相大人沒有這份心,公主殿下又是最合適的儲君,他們黑廢什么?

  至于將她驅逐出禾術?

  這更不可能。

  公主殿下為禾術上下做過多少事,可以說若沒有公主殿下,也不會有禾術如今的和樂安平。

  除海盜,整軍隊。

  既讓禾術百姓從此不再受海盜的侵擾,也杜絕了他國人隨意入禾術地界擾他們的安寧。

  這些都是公主殿下的功勞。

  不止百姓,朝堂上下也少有人不對她尊崇有加。

  即便她是天啟傾城公主,也斷斷不可能將她驅逐出禾術。

  那么,不廢儲君之位也不驅逐,他們這番憤憤地追問坊間的傳言又是為了什么?

  “臣等惶恐。”一眾大臣在千流云的帶領下先后道。

  “既然都不是,諸位大人近幾日如此氣憤地在朝堂上逼問陛下,又是為著哪般?滿足你們的好奇心?還是覺得被本宮蒙騙了心里不痛快?”

  “若僅因好奇心便如此亂了方寸,本宮對諸位大人還真是失望!”

  “若覺得是本宮蒙騙了你們,那敢問諸位大人,本宮冊立儲君之時,可有說過本宮并非陛下和皇后娘娘的親女?諸位當時未詢問本宮來歷,此番卻又來追究……莫不是都忘了,本宮是被諸位強推上這個儲君位置的?”

  殿中一片靜默。

  當年公主殿下出現,他們對她還頗有幾分不滿,畢竟她并非禾術正統皇族,名字卻上了皇家玉蝶。直到海盜作亂,禾術上下沒有一人有法子,是公主殿下臨危授命,歷時半年,滅了作亂多年的海盜,從此公主殿下的大名便傳遍禾術上下,得百姓稱頌。

  是以在陛下決定冊立公主殿下為儲君時,反對的聲音并沒有幾個。

  公主殿下卻當堂拒絕了。

  后來還是滿朝文武跪下逼迫,她才不得已接下冊立圣旨。

  時至今日,他們竟都忘了當日的情形。這番她提起,才不由回想起來。

  顧月卿起身,面對眾人而站,“諸位既是好奇本宮身份,為免人心動蕩,本宮告訴你們也無妨。”

  抬手緩緩扯下面紗。

  霎時間,眾人便瞧見一張絕美的面容。

  那絕塵的氣質及不似凡人的容顏,讓眾人齊齊愣在當場。

  氣質清冷淡雅,卻又透著一股不容忽視的凌厲,十分懾人。讓人無端的不敢繼續盯著她,仿若繼續盯著是對她的冒犯一般。

  這還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是,她的模樣與民間流傳的天啟傾城公主的畫像一模一樣。

  她就是天啟傾城公主!

  “不錯,本宮就是天啟傾城公主,也是如今天啟攝國公主,當然,還是君臨皇后。”

  “那么,確定了本宮的身份后,諸位大人當如何?若要廢黜本宮的儲君之位,盡管廢黜便是。少一個禾術,本宮肩上便少一份責。另立的儲君本宮已尋好,就是千丞相。”

  千流云嘴角一抽,怎么就扯到他身上了?

  旁人或許會以為顧月卿在開玩笑,但他知道,她是真的這么想的。

  她想丟下這個儲君的位置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雖則陛下此前說過待時機合適,便將禾術教給小君焰,但那孩子還那么小,交給他了還不是一樣得她來勞心勞力。

  別以為他不知她想把禾術的重擔丟給他,再去和君凰過日子。

  忙單膝跪下,“公主殿下慎言,臣一片忠心,不敢有絲毫逾越,若公主殿下執意要將臣置于如此不忠不義的境地,臣只能辭官離去,以表忠誠。”

  顧月卿一陣無語。

  她當然知道千流云不會要禾術的皇位,這不是為說服這些朝臣才說的這番話么?他至于反應如此大?

  “千丞相不必如此緊張,你的能耐朝堂上下有目共睹,若禾術交到你手里,本宮也能安心。”

  “萬萬不可!若無公主殿下,我禾術也沒有今日的安穩,公主殿下是上天賜予禾術的福星,是為最合適的儲君人選。將來禾術若有公主殿下執掌,定會更加昌盛。”

  掃向滿朝大臣,“本相的話,何人有異議?”

  分明是半跪著,這番掃過眾人時,氣勢卻半點不弱。

  若一反對,丞相辭官,公主撂挑子,他們怎么辦?

  誰還敢有異議?

  ------題外話------

  *

  明天見。

  http://www.hsdkhk.tw/html/123/123851/750920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