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最難不過憶苦甜 > 80 缺月疏桐

80 缺月疏桐

  “趙雱造反之時,愿樓蘭能多多犯邊。”

  秦墨嗤笑。

  “我憑什么聽你的?你真以為我會為了一個女人和一幅畫放棄我樓蘭大好河山?”

  “你會的,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要浪費時間?”

  赫連邕吹了吹手指甲,漫不經心的樣子,“好了,我的話傳到了,聽不聽是你的事,不過你記得和我的約定,趙雱上位,給你的只會比現在多,收起你的心思。”

  秦墨趁著他轉身,手里的毒針全部出手,不過那人的身影淡去,毒針一排一排扎在地上,閃著銀光,格外滲人。

  “都說了讓你收起心思了。”

  空靈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秦墨還沒聽出來他在哪里,手里的畫卷已經燃燒了起來,秦墨趕緊把茶水倒在上面,等干了之后卻是一片暈染的墨跡,看不太出來本來的樣子。

  秦墨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覺,突然有些沮喪,頹廢地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本來連那個掌握眾人命運的開發者還沒搞清楚呢,現在又多了一個不知名的角色,隨隨便便都能用華雒的安全威脅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弱小了…

  轉念一想…

  趙雱?

  原來他真的要造反,以前在龍京的時候就多有耳聞,趙雱暗地里招兵買馬,培育自己的勢力,趙嵩那時候也是火冒三丈,但因為安寧王府樹大根深,遲遲沒有什么實際的行動。

  若真是這樣…

  秦墨還在想著,門就在不知不覺中打開了,瀘欣端著餐盤,上面稀粥小菜很是清淡,溫婉賢淑地走了進來。

  “大王,您還沒有用膳呢,聽說大王喜歡清淡,臣妾想這應該合您的口味。”

  瀘欣也是大家閨秀,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能為他做兩道菜已經很不容易了,秦墨勉強端過來嘗了幾口,嘴里寡淡無味,才能不激起心里的波瀾,可是不自覺地又想起了以前在龍京吃的青菜豆腐。

  那個靜謐的夜晚,少女端著他炒糊了的菜,哭笑不得地跟他談話,她踏月而來,像是廣寒宮里的仙女,恬靜美好。

  但他再也不可能再一遍對她說“I  LOVE  YOU”了…

  轉眼間已是十月了,華雒近日就要臨盆,每天歆暉宮里都有一群一群太醫往來,龍京最好的接生娘也都在宮里住著,生怕哪一天猝不及防就發動了,皇帝每天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一身一身的汗。

  華雒端著一碗清粥,放在唇邊抿了一口,看著他走來走去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是我生產又不是你,你急什么?”

  “就是因為是你我才急啊!你現在應該去…去走走…不不,先把粥喝完,對…”

  華雒看著他語無倫次的樣子有些無語,拉著他的衣袖讓他坐下來,“你著急也沒有用啊,你轉的我眼睛都花了。”

  “你讓我坐下我也坐不踏實,不行,你在這兒,我去打套拳。”

  不過還沒等他打完拳,華雒就已經發動了,皇帝聽著屋里的聲音,心里亂糟糟的。

  “啊~!”女人的尖叫傳出房間,不斷的有宮人端出一盆一盆的血水。院子里的那抹明黃走來走去,神情十分慌張,仿佛受苦的人是他一般。

  皇帝的心跟著華雒的尖叫聲一陣一陣的揪起來,他的左手緊緊握住右手的手腕,骨節泛白,右手的手腕也被他捏的紅了一圈。但他卻感覺不到疼痛,一心想著房間里的那人。

  聽說消息后急忙趕來的谷萱和疇言對視一眼,心里也揪著一股勁。

  谷萱看不下去了,輕聲跟他說:“陛下別著急,華雒身子骨好,胎位又正,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結束了。”

  可皇帝何嘗不知道?但是他怎么能聽得進去?“啊!”屋里的人又尖叫了一聲,皇帝忍不住了,趴到門邊對里面說:“妹妹,咱不生了不生了,你快出來吧!”

  華雒可聽不到,她就像是在汗里泡過的一樣,床單一半是汗,一半是血,接生娘在一旁加油鼓勁。

  谷萱和疇言對視了一眼,都明白皇帝此時都急死了,才什么話都說。疇言趕快上前把他拉過來,讓他坐下:“皇兄你真是急糊涂了,怎么還能生到一半不生了?你啊!就坐這兒吧!別添亂了。”

  又對旁邊的宮人說:“去拿棋盤。”

  疇言和皇帝整整下了八盤棋。可皇帝的手就沒停下抖過,而且疇言算是看出來了,這八盤棋皇兄連他十歲的水平都沒發揮出來,看來心思確實不在上面。

  “啊!”這聲尖叫顯然更加長了些,果然,在這之后一聲啼哭又傳到了院子。“哇!”

  “生了生了!”皇帝高興的在院子里跳了起來。

  只見還沒多久,一個嬤嬤抱著一個娃娃,出來向皇帝行禮,而皇帝就匆匆掃了一眼,就急忙進去看華雒了。疇言雖然心里安慰,但還是好奇這娃娃,上前詢問。一個嬤嬤面帶喜色道:“是個公主,殿下看這小鼻子小眼睛,多像陛下啊!”

  可這娃娃皺皺巴巴的,連樣子都看不太清楚,疇言左看右看,最后還是靠著血緣勉強對著她笑了笑,從嬤嬤懷里接過來。

  谷萱看著疇言懷里的小不點,不自覺地撫了撫自己的肚子。

  屋里。皇帝坐在床邊,握著華雒冰涼的手,突然感覺回到了欽州那時候。

  她的手也是如那時候一樣冰涼,不過皇帝的心境已經從那時候的擔心變成了現在的憐惜。

  畢竟,她為他生下了第一個孩子…

  “妹妹,你怎么樣?”

  華雒微微睜開眼睛,還是很虛弱的樣子,頭發被汗水打濕貼在臉上,曉得格外嬌弱。

  “無憂呢?”

  皇帝愣了一下。

  “是個女孩?”

  華雒微嘟著嘴,“你沒看嗎?你不喜歡女孩?”

  “哪里?男孩女孩我都喜歡,無憂,無憂,我的小無憂。”

  看著他傻傻地笑了,華雒輕拍了他一下。

  “傻不傻?”

  皇帝回過神來,擦了擦她額頭的汗水,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她。

  “妹妹,你辛苦了。”

  他在她的臉龐落了一個輕輕的吻:“我愛你!妹妹。一生一世。你都是我的。”

  http://www.hsdkhk.tw/html/123/123642/4684886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