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劍道毒尊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會不會介意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會不會介意

  路上,蘇玄一直沉默不語,鴉兄也罕見的沒有去尋玉宮七仙說話。

  反倒是茱萸忍不住率先向他看了一眼,神色間略微有些詫異。

  被她以詫異的目光盯著看,蘇玄疑惑的回望過去,一臉呆愕的表情頓時令得茱萸感到有些好笑。

  “你不想問點什么?”終于,還是茱萸忍不住主動挑起了話題。

  蘇玄一怔,接著下意識道:“問什么?”

  “關于血魂分堂,還有剛剛的那些事情,你沒有疑問么?”

  疑問自然是有的,不過蘇玄真沒想到茱萸會主動跟自己說起這件事,況且對方一再強調二者間就只是單純的合作關系,一旦結束合作就會分道揚鑣,那自己還關心那么多事情做什么,反正跟自己也無關。

  然而現在茱萸主動說起了這件事,蘇玄的確有點納悶,但也還是順著她問了一句:“你是他們副堂主?”

  聞此言,茱萸頓時撇了撇嘴,這種白癡問題恐怕真的只有蘇玄才問得出來。

  “是,不過現在不是了。”

  語氣逐漸由平靜轉變成絲絲冷淡,蘇玄也聽出了一些別的意味,此刻細細回想了一下之前雙方的對話內容,以及茱萸的反應及做法,他忽然間恍然大悟。

  他不由看向茱萸,好奇道:“他們為何想要扼殺你?”

  “他們?可沒有那個膽量。”茱萸搖了搖頭,冷笑道。

  不是血魂分堂這些成員,那就是……

  答案呼之欲出,蘇玄略微感到不解:“你們分堂主為什么想要除掉你,你做了什么觸犯他利益的事,還是說,這一趟外出是你偷偷跑出來的?”

  “你還真能猜。”

  茱萸語氣中略帶幾分無奈:“不論是血魂分堂,還是剛剛的白馬分堂,實際上面都依附著一個盟,而血魂分堂的規矩就是,頂級的存在可以明爭暗斗,但是普通成員之間不得自相殘殺,而頂級存在,也不得以任何理由對普通成員出手。”

  這算是解釋了為何要通過副堂主之令來刺激她,蘇玄似懂非懂,但還是點了下頭。

  “所以這些人壓根就沒有想到,你會如此灑脫,直接放棄了那枚副堂主之令。”

  茱萸“嗯”了一聲,微微頷首,“失去了這個借口,他們就沒了任何出手的可能,反倒是那些白馬分堂的人,如此迫不及待的就跳了出來,有些可笑。”

  白馬分堂……蘇玄心中重復了一遍這個名稱,知曉了這個一直暗中觀察自己并且偷偷觀察他們的勢力的名字。

  他們仍在前行,一刻也沒有停下過,蘇玄也是一邊走一邊說:“你最后給他們的那個石符是什么,為何我看他們的反應不是很對?”

  “哪不對?”茱萸仍舊平淡無比。

  蘇玄凝眉苦思了一陣,才道:“他們從你手中接過副堂主之令的時候,好像除了感到驚訝以外并沒有其他表情,但是拿到那枚石符的時候,表情才變得很難看,莫非那石符比副堂主之令還可怕?”

  “我猜猜……難道是,記錄了某種秘密的東西?”

  “又或者是,跟血魂分堂任務有關的機密?”

  聽到蘇玄的后半句,茱萸內心不由響起了贊嘆的聲音,這一句話,就已經猜出了個大概,要是前者認真猜下去的話,還真有可能聯想到自己身上去。

  現在雙方正處在合作的重要關頭,她自然不想提這些事情,因此便隨意點了點頭糊弄過去:“差不多。”

  “難怪,不過失去了副堂主的身份,對你會有多大的影響?”

  一旦問開了,蘇玄的話題就一刻也沒停過。

  茱萸竟也不感到厭煩,逐一回答著蘇玄的疑問。

  “如果有一天,我身為血魂分堂的副堂主,卻收到命令要對太淵魔界出手,你會不會介意?”

  她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選擇了反問,蘇玄聽到之后,沉默了。

  他們的交談聲音不大也不小,但身邊的其他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巫月魔宗的小妖女們一直聽到現在,心里面也有疑惑,卻不好意思開口,于是扭頭看向了師姐,傳音偷偷說道:“師姐,那個討厭家伙跟別的女人走得那么近,你怎么一點也不著急呀?”

  “著急?我著什么急?”師姐一滯,有些茫然不解。

  小妖女們明顯比她還要急:“你沒看到那個家伙,臉都快湊到別人身邊去了,你也不管管他!”

  “……”

  身為她們的師姐,不能打她們。

  因此她呵呵笑了一聲,沒有應答,但其余的小妖女們聽到這一聲冷笑,卻皆是吐了吐舌頭,不再提這件事了。

  說是撮合兩人其實大多數都是在開玩笑,所以她們也是懂得分寸,知曉現在玩笑不能再開了,再開就要過火。

  正巧這個時候,她們已經翻越過了最后一座山脈,此次鑰匙之行已經快要走到盡頭。

  “師姐,拿好鑰匙,要加油呀!”

  小妖女們揮著拳頭,替師姐不停加油鼓氣。

  另外一邊的玉宮七仙,則是定在原地看了鴉兄一眼,并沒有說什么。

  可鴉兄卻看得出來,她們顯然還是想等自己的,于是他摸著腦袋嘿嘿笑了一聲,主動說道:“仙子姐姐們等我一陣,結束了考驗咱們就離開。”

  前面,就是一束光陣,只要踏過這道光陣,便算是完成了第二場考驗。

  蘇玄長舒了一口氣,這一趟燭之巫神洞府之行,到這里,基本上快要接近尾聲了。

  只需拿出鑰匙,參與最后一輪的考驗,結束之后便可以兌換傳承,然后各回各家,分道揚鑣。

  與他的放松相比,到了現在,茱萸反倒是認真了許多,似乎不想在這種關頭上出現一丁點的意外。

  因此她瞥了蘇玄一眼,便開口道:“既已準備好,那便取出鑰匙踏進去吧。”

  蘇玄聞言,卻忽然聯想到了當初的黑兄。

  他們也是一同踏入了傳送光陣,結果一個來到了這里,另一個……不知何故去了那片虛暗的星空。

  因為這個緣故,蘇玄不由多問了一句:“進入光陣之后,我們還會在一個地方么?”

  茱萸微楞,沒想到蘇玄會問這個,于是沉吟了片刻后才道:“不清楚,不過既然要一同參加考驗,自然會在同一個地方。”

  “不必想太多,走吧。”

  的確很有道理,蘇玄點點頭,取出了自己的那把鑰匙。

  同一時間,旁邊的鴉兄以及巫月魔宗那位師姐,也將各自的鑰匙拿了出來。

  蘇玄的余光瞥了一眼側后方,發現白馬分堂的那個家伙也快跟過來了。

  他搖頭淡笑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下一刻,帶著鑰匙的他與其他三人,共同踏進了光陣之中。

  http://www.hsdkhk.tw/html/105/105187/4682897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