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愛情就是循序漸進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顏霄笑一直以為徐嘉惟會因為氣憤然后直接發飆,所以當現在的徐嘉惟緊緊地把她摟在懷里,一直默不作聲的時候,顏霄笑的心里面覺得還是有點擔心,她害怕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因為三年沒有見過面,現在的徐嘉惟會變成什么樣子,顏霄笑她根本就不知道。

        徐嘉惟緊緊地摟住了顏霄笑,現在的他是連一秒鐘都舍不得松開手,可是他能感覺到自己懷里顏霄笑僵硬的身體,這讓他的心里很不滿。

        “你沒事吧,其實你不能怪我,誰讓你當初欺騙我。”顏霄笑小心翼翼地說道。

        徐嘉惟松開了顏霄笑,眼睛一直直直地盯著顏霄笑看,說:“你在怕我?”

        “沒有。”顏霄笑后退了一小步,拼命地搖頭。

        “我看起來就那么可怕嗎,還是說你現在連多看我一眼都覺得討厭?”徐嘉惟靠近顏霄笑問道。

        “徐嘉惟,你不要把你自己想得太重要,你要記住,你根本就沒有這么重要。”顏霄笑逞強地說道。

        “既然我沒有那么重要,那你為什么要躲著我,而且一躲就是三年?”

        “因為不想見到你。”

        “果然啊,真的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這么討厭我,顏霄笑,三年的時間沒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但是有一件事情你或許忽略了,我早就不是三年前的我,你真的以為我還會繼續的遷就忍讓你嗎?”徐嘉惟壓低自己的聲音說道。

        原本是想要好好的告訴顏霄笑自己這些年很想她,明明就是想告訴顏霄笑自己離不開她,明明就是想要向顏霄笑低聲下氣的道歉然后懇求原諒,明明就不是想要說這種狠話,可是話到嘴邊就完全變了樣,徐嘉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子,他不想要自己生氣發脾氣,可是他現在卻確確實實是在生氣發火。

        “我也不是三年前的我了。”顏霄笑平靜地說道。

        剛剛徐嘉惟一直很平靜的樣子讓顏霄笑的心里很害怕,但是看著現在生氣的徐嘉惟,顏霄笑她反倒有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顏霄笑,你知不知道這三年我是怎么過來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知不知道你消無聲息的離開之后我過得怎么樣,你知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徐嘉惟直接質問顏霄笑。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這不關我的事。”

        說完,顏霄笑直接轉過身走上了一個臺階,準備要離開的樣子。徐嘉惟見顏霄笑轉身想要離開,連忙伸出手拉住了顏霄笑,他很害怕顏霄笑會再次離開。

        “不要走,笑笑。”很真摯懇求的語氣。

        顏霄笑聽了徐嘉惟的話,心里面很開心,心想還好徐嘉惟有出手拉住她,不然她是真的會直接離開,就算是再喜歡再愛都好,她永遠都是被動的那一個,她永遠都不可能主動,哪怕只要她主動伸出手愛情就能留下,她也沒辦法主動。

        “笑笑,不要走,我剛剛說的只是一時的氣話,你不要走好不好?”

        徐嘉惟緊緊地拉住了顏霄笑的手,看著顏霄笑的背影,他很害怕,他害怕他永遠只能對著這個背影,他害怕顏霄笑會離他越來越遠。

        顏霄笑笑著很美的回過了頭,因為站在臺階上,所以她跟徐嘉惟是一樣的高度,看著徐嘉惟害怕的樣子,她有點心疼,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徐嘉惟的臉,然后直接伸出手摟住了徐嘉惟的脖子,而徐嘉惟則是把手放在了顏霄笑的腰上。

        “對不起,讓你等了我那么久。”顏霄笑摟著徐嘉惟的脖子在徐嘉惟的耳邊輕聲說道。

        “笑笑,是我對不起你,我當初不應該騙你,對不起,原諒我好嗎?”

        顏霄笑點了點頭,說:“你這個傻瓜,為什么要等我,比我好的人多的是,你真的是個大笨蛋。”

        “在我的心里你是最好的。”

        顏霄笑看著徐嘉惟認真說話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伸出手揉著徐嘉惟有點長的頭發,不滿地說:“頭發都那么長了,為什么不去剪短一點?”

        “你陪我去。”徐嘉惟笑著說道。

        “不要想得這么美,我才不會陪你去剪頭發。”顏霄笑揉著徐嘉惟的頭發說道。

        徐嘉惟抓住了顏霄笑的手,放在嘴邊親了親,曖昧地說:“笑笑,我們這么多年不見了,你是不是應該讓我親你一下?”

        “手不是已經被你親了嗎?”

        “我說的不是手。”

        顏霄笑看著徐嘉惟的樣子,沒好氣地說道:“這里是廣場,注意點形象。”

        “那是不是只要不是廣場就行?”徐嘉惟壞笑著說道。

        “徐嘉惟,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啊你。”顏霄笑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著徐嘉惟說道。

        “我說什么你自己清楚。”

        說完,徐嘉惟不等顏霄笑回答就直接把顏霄笑拽走。

        徐母和爺爺奶奶正坐在客廳里面聊著關于顔朗以前的事情,爺爺奶奶第一次從徐母那里聽到了他們所不熟悉的顔朗的另一面,而讓他們更加沒有想到的是,一直以來他們錯怪了顔朗很多事情,可是他們卻從來沒有認真聽過顔朗的解釋。

        “你是說花兒當年懷孕根本就不是阿朗的責任是嗎?”爺爺有點不敢相信地問道。

        徐母點了點頭,說:“沒錯,叔叔,當年雖然阿朗喜歡花兒,可是花兒卻一直都不喜歡阿朗,她喜歡的是她的高中數學老師,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阿朗的,跟阿朗一點關系都沒有。”

        “可是為什么當初花兒對大家都說,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阿朗的,還說是阿朗拋棄了她?”爺爺有點不明白地問道。

        “因為那位數學老師是有家庭的人,他在得知花兒懷孕之后,直接就一腳把花兒踹開,還說花兒不要臉,而那時候花兒因為懷孕,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她覺得自己丟不起這個人,然后又想到阿朗一直很喜歡她,所以想讓阿朗來背這個黑鍋。”

        當年的事情,徐母還是歷歷在目,顔朗之所以會被爺爺奶奶趕出家門斷絕關系,全部都是當年她的另一個朋友花兒一手造成的,現在顔朗和花兒都已經去世不在,她覺得還是應該要讓爺爺奶奶知道事情的真相,因為她要讓爺爺奶奶知道,顔朗并不是他們想象中的那種人。

        “小徐,你是說我們當初錯怪了阿朗,可是他為什么不告訴我們真相呢?”奶奶淚眼朦朧地說道。

        “因為當初阿朗沒有答應花兒,所以花兒一時之間想不開才跳江的。”徐母搖著頭嘆息地說道:“阿朗覺得是自己害死了花兒,所以才沒有把當初的事情跟你們說清楚。”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子,我真的是沒想到,這么多年來,一直是我誤會了阿朗,我真的是沒想到,那明明就是我自己的孩子,我為什么就沒有相信他呢,我為什么沒有相信。”爺爺很是懊悔地說道。

        “他當初口口聲聲說花兒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可是我們卻一直沒有相信,如果我們當初相信阿朗的話,也許事情就不一樣了,都是我們的錯。”奶奶一邊擦著自己的眼淚一邊說道。

        明明就是自己的孩子,明明自己就應該是最了解自己的孩子,可是自己的卻沒有相信自己孩子說的話,奶奶的心里面很是傷心,如果當初顔朗一開始就跟他們解釋的時候她就相信顔朗說的話,那么這之后的一切都不會發生,或許顔朗也不會死,只要一想到顔朗死去的時候自己連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奶奶的心里面就很是傷心自責后悔。

        顏霄笑坐在酒店房間的沙發上正看著電視,而徐嘉惟則是一直坐在一旁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顏霄笑看,顏霄笑被徐嘉惟看得很是不耐煩。

        “我說你沒事干嘛總是盯著我看,很煩你知不知道?”顏霄笑沒好氣地說道。

        徐嘉惟把顏霄笑的手放在自己的唇邊親了親,說:“我說笑笑,我們這么久沒見面了,你怎么還是和以前一個樣子,你這樣子我會很傷心。”

        “你什么時候不傷心,我說徐嘉惟,你把我帶到這酒店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啊,電視我回家就可以看了,你有事說事,別給我磨磨蹭蹭的,我還要回家。”

        “我就是想要和你單獨相處,不要有任何人打擾。”

        “你能不能不要總是說這些惡心的話,我聽了很反胃。”顏霄笑毫不客氣地說道。

        徐嘉惟指著自己的臉,笑嘻嘻地說:“笑笑,親一個。”

        “親什么親啊,我沒有親人的習慣。”

        “我只是讓你親一下臉而已,又不是親嘴,笑笑,這里是酒店,沒有任何人,我要是一個激動,你應該很明白會發生什么事情,說不定當初我騙你的事情今天就會真實的發生在這酒店里面。”徐嘉惟笑得很是奸詐。

        “真的是卑鄙小人。”顏霄笑很看不起地說道。

        看著徐嘉惟現在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顏霄笑是氣得牙癢癢的,直接撲了上去咬了一口徐嘉惟的臉,而且還咬得不輕,徐嘉惟伸出手抱住了顏霄笑忍不住皺了皺眉,他知道顏霄笑是絕對不可能乖乖地聽他話,可是他也沒想到顏霄笑居然會咬他的臉,他保證,自己現在的臉上一定有牙印。


  (http://www.hsdkhk.tw/html/0/187/3214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