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愛情就是循序漸進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笑笑,你怎么過來了?”

        就在三個人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鄭梓蕭提前發現了顏霄笑站在他們的面前,冷眼看著他們三個人的幼稚吵架,聽到鄭梓蕭的話,徐嘉惟和樸宇錫也連忙停止了吵架,驚訝地看著冷冷地站在他們面前的顏霄笑。

        “你們吵完了嗎?”顏霄笑面無表情地問道。

        “我們其實并沒有在吵架,我們是在聯絡感情,對不對,蕭,宇錫。”徐嘉惟連忙解釋道。

        “沒錯沒錯,我們沒有吵,我們是在聯絡感情。”樸宇錫附和道。

        “因為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所以跟你們道個別,雖然不是說不會見面,但是畢竟以后再在吧里面我們是不會再見到。”

        “你真的要辭職了?笑笑。”樸宇錫有點不舍地說道。

        “你別表現的這么難過,又不是見不到,笑笑只是不來酒吧而已。”徐嘉惟說道。

        “可是還是覺得有點舍不得。”

        “既然這樣,最后一天,能不能陪我們喝一杯,我們好像從來沒有好好的喝過一次酒。”鄭梓蕭提議道。

        “沒有嗎?”徐嘉惟有點不確定地看著鄭梓蕭。

        “好像是沒有吧,我也不記得了,既然是最后一天,那我們喝一杯好不好?笑笑,你覺得怎樣?”樸宇錫小心地問道。

        顏霄笑沒有出聲,只是點了點頭,樸宇錫見顏霄笑點頭同意,連忙拿杯子倒酒。鄭梓蕭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條絕美的銀色項鏈從鄭梓蕭的衣領里面露了出來,顏霄笑很震驚地看著鄭梓蕭的項鏈開始出神,鄭梓蕭看著顏霄笑一直盯著自己的脖子看得出神,有點奇怪,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原來是項鏈在整理衣服的時候不小心露了出來,他看了一眼顏霄笑,然后不動聲色地把項鏈重新塞回衣服里面。

        “笑笑,笑笑?”樸宇錫拿著酒沖顏霄笑叫了幾聲。

        顏霄笑回過神,接過了樸宇錫遞給她的酒。

        “笑笑你怎么了?沒事吧你?”徐嘉惟有有點擔心地問道。

        顏霄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而鄭梓蕭則是一直以讓人看不透的眼神一直盯著顏霄笑看,跟樸宇錫他們喝過了幾杯酒之后,顏霄笑拒絕了徐嘉惟他們要送她回家的請求,直接一個人收拾東西回家。

        顏霄笑一個人走出酒吧,瞬間有一種解脫的感覺,她一個人慢悠悠地坐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了一個垃圾桶,她從口袋里拿出了顔朗臨終前交給她的項鏈看了一眼,然后一點留戀都沒有就直接扔進了垃圾桶,然后接著繼續往前走。

        “霄霄。”

        一個聲音讓顏霄笑不由地停下了腳步,但是顏霄笑并沒有回過頭,只是一直站在原地,心情也沒有任何的起伏不平。

        鄭梓蕭跑到顏霄笑的面前,激動地說道“你是霄霄對不對,你是霄霄。”

        “鄭梓蕭,不要叫錯我的名字,我不是霄霄。”顏霄笑很淡定地說道。

        “你就是霄霄,你就是霄霄,你不要騙我,你就是霄霄。”鄭梓蕭抓著顏霄笑的肩膀很激動地說道。

        “我再重復一遍,我不叫霄霄,雖然名字里面有一個是同音字,但是,我不叫霄霄,我叫霄笑,顏霄笑。”

        “那這是什么,這條項鏈是什么嗎,這條項鏈是只有霄霄才有的。”

        鄭梓蕭把自己剛剛撿回來的項鏈拿出來,顏霄笑看著鄭梓蕭手里的項鏈,很是憤怒,她就不明白了,為什么自己想要扔掉的東西永遠都扔不掉,永遠都會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霄霄,跟哥哥回家好不好,爸爸媽媽他們一直都很惦記著你。”

        “哈,不要開玩笑了,惦記著我,如果真的惦記著我就不會讓我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心里面只顧著你。”顏霄笑生氣地說道。

        “霄霄,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你跟哥哥回家好不好。”

        “我不叫霄霄,我沒有哥哥,我是我爸的獨生女,我沒有哥哥。”

        “霄霄,就算你再怎么想要改變你不是霄霄這個事實都沒用,因為你身上流著的血是我們鄭家的,你就是我們鄭家的人。”

        “鄭梓蕭,我告訴你,這條項鏈并不能代表什么,早在十年前我把它扔掉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選擇了把關于五歲和五歲之前的記憶全部扔掉,我就已經選擇和你們鄭家一刀兩斷,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就不會害怕大海,不是因為你我就不會晚上不敢睡覺,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就不會每晚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沒完沒了的做噩夢,只要每天晚上一閉上眼,那天晚上掉進海里無助害怕的畫面就會不斷地重復重復重復,鄭梓蕭,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顏霄笑對著鄭梓蕭咆哮道。

        顏霄笑一直以來不敢晚上睡覺就是因為五歲的時候掉進大海,爸爸媽媽卻一直在照顧病情發作的鄭梓蕭而忽略了她,那時候的她恐懼無助害怕,因為沒人在意最終只能被海水卷走。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記憶力會那么好,好到連五歲的時候發生的事情都能記住,她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那么脆弱,用了十五年的時間還是擺脫不了噩夢。

        鄭梓蕭愧疚地說道:“霄霄,我知道,當初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不該因為貪玩而在晚上帶你去海邊,是哥哥的不對,是哥哥的錯,但是,你不管怎么說還是霄霄,你跟哥哥回家好不好?”

        “我沒有哥哥,我是家里的獨生女,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我姓顏,我叫顏霄笑,我爸叫顔朗。”

        顏霄笑說完便頭也不回地直接走掉,如果是十年前的話,她或許會選擇原諒鄭梓蕭,或許會認回鄭梓蕭是自己的哥哥,但是現在的她,這一切都不可能,她只知道自己姓顏,只有顔朗一個父親。

        鄭梓蕭看著顏霄笑離開的背影,并沒有追上去,而是一直默默地站在原地,緊緊地握住手中的那條項鏈,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失去的即使重新找到,也不再屬于他。鄭梓蕭轉過身準備重新回去酒吧,卻在角落里面發現了一直站在那里的徐嘉惟。

        “惟。”

        “我全部都看到聽到了。”

        徐嘉惟說完便直接離開,跑去追顏霄笑,他現在很擔心顏霄笑會不會發生什么意外。

        “笑笑,等一下。”徐嘉惟叫住了顏霄笑。

        顏霄笑回過頭看著跑到她面前,此刻一直在調整呼吸地徐嘉惟,問:“你怎么來了?”

        “這么晚了,你一個人回家我還是很不放心,還是我送你回去吧。”

        顏霄笑一直保持著沉默,徐嘉惟見顏霄笑一直不出聲的樣子以為顏霄笑是在生他的氣。

        “你生氣了?”徐嘉惟小心翼翼地問道。

        “沒有。”顏霄笑淡淡地說道。

        “那為什么不出聲?”

        “因為不想說話。”

        顏霄笑說完便直接挽上了徐嘉惟的手臂,徐嘉惟看著顏霄笑悶悶不樂的樣子很是擔心,他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又害怕自己說得話會讓顏霄笑更加難過,所以他只好保持沉默,兩個人安靜地走在小路上。

        “我說蕭你這是怎么了?”樸宇錫見一杯接一杯喝著酒的鄭梓蕭擔心問道。

        “我沒事。”

        “你確定你現在沒事,你說你就離開了一會,你現在這樣子到底是什么情況啊你。”

        樸宇錫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剛才還好好的鄭梓蕭,怎么才離開沒多長的時間,回來就直接性情大變,而且還不管他怎么問,鄭梓蕭就是以一句我沒事來敷衍他,這讓他既擔憂有生氣。

        “你回去吧,我一個人上樓就可以。”

        “那你自己小心一點,我先會酒吧了。”

        “你也小心一點。”

        顏霄笑和徐嘉惟道別之后便轉身上樓,回到家,她看到李希兒依然還是坐在客廳里面看著電視等她回家,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今天好像有點晚,你餓不餓,要不要我幫你煮點宵夜?”李希兒問道。

        “不用了,我不餓,你也早點休息吧。”

        “笑笑。”

        “我真的沒事,希兒,你就放心吧,我沒事,我現在很好。”

        “那好吧,我先去睡覺了,你自己也注意一點,沒事早點休息,不要總是熬夜知不知道。”李希兒站起身說道。

        “我知道,你早點去休息吧,你明天還要叫我起床呢。”

        “晚安。”

        “晚安。”

        李希兒和顏霄笑道了晚安之后便回房間睡覺,而顏霄笑則是一直坐在沙發上,腦海里還在想著鄭梓蕭說過的話,她是完全沒有想到鄭梓蕭居然就是她的哥哥,但是,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回鄭家,她絕對不要再回鄭家,她姓顏,就算是要回家,她也是要回顏家。

        “爸,我不會改變自己的姓氏的,我只知道我這輩子只有一個姓氏一個名字,我姓顏,我叫顏霄笑,爸,我該怎么辦現在,我很想你。”

        顏霄笑一想到顔朗眼淚立馬奪眶而出,她連忙伸出手抹去自己的眼淚,因為顔朗不喜歡她哭,顏霄笑站起身走進了顔朗的房間,拿出了相冊又開始翻看著自己以前和顔朗一起拍下的照片,她一邊翻著相片一邊露出了淡淡地微笑。還好她還有照片,有留下美好的回憶。


  (http://www.hsdkhk.tw/html/0/187/2602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