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愛情就是循序漸進 >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今天和娜絲逛街逛得怎么樣?”

        李希兒回家的時候在樓下遇到了也是剛剛回家的顏霄笑,走上前去一把搭上了顏霄笑的肩膀,顏霄笑回過頭剛想開口說話,手上就已經多出來一摞課本。

        “希兒,你這是在把我當成是你的苦工嗎?怎么連說都不說就直接把課本塞進我的懷里。”某人一臉的怨念。

        “幫幫忙,我的手快斷了。”李希兒沖著顏霄笑笑了笑。

        “也就只有我才會這么好人,如果換做是別人,直接把你的這些課本全部扔掉。”顏霄笑很不要臉地說道。

        “對對對,你最好了,對了,你今天和娜絲逛街逛得怎么樣,難得和你的女神逛街。”李希兒微笑著問。

        “就那樣子啊,買了想買的東西就直接離開,不過我告訴你,我們今天在商場里面碰到了鄭梓蕭。”顏霄笑一臉神秘地說道。

        “碰到了又怎么樣?”

        “你就不好奇嗎?”

        “為什么要好奇,我們又不熟,有什么好好奇的。”

        “那好吧,其實也沒什么,就是碰到而已,也沒發生什么值得說的事情。”

        顏霄笑見李希兒一點興趣也沒有,也沒有說下去的興致,因為雖然是碰到了鄭梓蕭,但是確實如李希兒所說的一樣,根本就不熟的人,也沒什么好好奇。

        “我看你今天好像挺不開心的樣子,難道跟娜絲逛街都不能讓你忘記昨晚跟叔叔吵架的事情嗎?”

        李希兒和顏霄笑站在了家門口,因為顏霄笑雙手抱著書,所以只能站在一旁等著李希兒拿鑰匙開門。

        “我第一次跟我爸吵架,你覺得我能那么容易忘記嗎,真的是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顏霄笑嘆息道。

        “我也是第一次見叔叔生氣。”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會變成這個樣子,看來,我真的是讓我爸傷心了一回。”

        李希兒打開了家門,顏霄笑第一個直接沖進了家,隨手把手中的課本放在一旁的鞋柜上,把鞋子脫了隨地扔在一旁,然后大搖大擺地走到了客廳沙發坐下,李希兒看著顏霄笑邋遢的樣子很是無語。

        “我說你做事能不能有點尾,不要把我的課本亂扔,不要把鞋子亂扔行不行?”李希兒一邊說一邊收拾。

        顏霄笑打開電視機,不以為意地說:“沒事,不是還有你嗎,我知道你會幫我收拾。”

        “你這是把我當成你的私人保姆了是嗎?”

        “那倒不敢,你堂堂一大小姐怎么可能肯給我當私人保姆呢,再說了,我也沒有那么多錢聘請你。”

        “我感覺我現在就是你的保姆。”李希兒沒好氣地說道。

        李希兒抱著自己課本走到了客廳沙發坐下,把課本全部放在了桌子上,看著一點反省的態度都沒有,而且還很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視的顏霄笑,她真的有種要吐血的感覺,她真的不該期待顏霄笑能自我反省,能對她說一句我以后會注意這種類型的話。

        徐嘉惟坐在沙發上看著一直站在自己的面前不停來回走動,眼神就像是審犯人一樣的樸宇錫和慕籽里,他的心里有一種莫名的緊張和恐懼。

        “我說你們兩個一直在我面前轉來轉去是有什么事嗎?”徐嘉惟忍不住開口問道。

        樸宇錫看著徐嘉惟冷笑了一下,說:“你就沒有什么要告訴我們嗎?”

        “什么,我要告訴你們什么?”徐嘉惟不解地問。

        “你確定你沒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訴我們嗎,惟。”慕籽里質問。

        “我說你們兩個現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們,一直在我面前走來走去也就算了,怎么說話也這樣子莫名其妙,你們到底有什么事,有事直說,不要這樣子吞吞吐吐。”

        看著一直在自己面前轉來轉去,說話又不說出想要表達什么意思的樸宇錫和慕籽里,樸宇錫覺得有一種自己好像有什么把柄被抓住的感覺,他非常不喜歡現在這個樣子,自己有點像是羔羊一樣等著被宰割的感覺。

        “你真的不準備告訴我們那件事情?”樸宇錫反問道。

        徐嘉惟還是沒有聽出樸宇錫話里的意思,沒好氣地說:“你們到底是想要表達什么,什么那件事,你們今天兩個是怎么回事,什么時候放棄治療的你們?”

        “你真的就不打算告訴我們嗎?惟,你應該知道我們說的是什么才對。”慕籽里平靜地說道。

        “我不知道。”

        鄭梓蕭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了樸宇錫和慕籽里站在沙發面前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徐嘉惟,而徐嘉惟的臉色有點不太好,鄭梓蕭了然的笑了笑,他想他已經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說你們三個現在是在干嘛?惟,你是做了什么對不起宇錫和慕籽的事情了嗎,不然他們現在為什么要審問你。”鄭梓蕭悠悠地問道。

        徐嘉惟回過頭看到了鄭梓蕭,沒好氣地說:“我能做什么對不起他們的事,你不要想遠了,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今天是發什么神經,一直在說一些很莫名其妙的話。”

        “我們什么時候說了莫名其妙的話了,我們說的話明明就很容易懂,你聽不懂應該是你自己的智商問題吧。”樸宇錫不滿地反駁。

        “我看你不是聽不懂,是假裝不懂,不想正視我們的問題。”

        “沒有的事。”

        “我看就是擺明的事,你就是不想正視我們的問題,所以故意裝作聽不懂。”慕籽里很肯定地說道。

        “隨你們怎么說,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徐嘉惟站起身準備離開。

        “你想走就盡管走,反正總有一天我會把證據放在你的面前,我看你到時候還怎么裝,徐嘉惟,我真的是沒想到你還是一位挺能說謊的人。”

        樸宇錫因為徐嘉惟就是不肯承認戀情而生氣上火,他本想著要讓徐嘉惟自己親口說出來,不過照這個情況來看,他覺得如果證據不攤出來,徐嘉惟是絕對不會承認。

        “隨你怎么說。”徐嘉惟并不在意樸宇錫的話。

        “我說你們兩個一定要這樣子嗎,你們到底是有多無聊,為什么一定要別人承認一些不確定的事情。”

        等徐嘉惟離開之后,鄭梓蕭看著還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樸宇錫和慕籽里很是無語。

        “什么叫做不確定的事情,他和顏霄笑在一起交往的事情我很確定。”樸宇錫發表自己的意見。

        “那也是惟和顏霄笑之間的事情,他們說不說出來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你們著什么急,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話,皇上不急太監急。”

        “因為我們太無聊了,你剛剛自己不也是這樣子說。”慕籽里順著鄭梓蕭的話說道。

        “你們如果真的太無聊的話,可以去約會的,我看你們好像很久沒有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間,你們為什么不趁現在好好來個二人約會?”

        “謝謝你的提議,不過,蕭,我們已經過了需要每天兩個人膩在一起的時期了,用一句話來說就是,都是老夫老妻了,那種矯情的時刻已經是過去式。”

        對于鄭梓蕭的提議,樸宇錫現在是完全不感興趣,以前的他是希望每天都可以和慕籽里兩個人單獨在一起,身邊最好不要有其他人,可是現在他已經想開了,人多一點也不是壞事,至少現在他覺得還好。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子。”

        “那是以前,以前已經過去了,現在是現在,我現在早就已經改變心態。”樸宇錫解釋道。

        “還真看不出來你會改變心意。”鄭梓蕭搖著頭不相信。

        “你看不出來的事情多的是,就跟現在一樣,惟和笑笑之間的事情。”慕籽里說道。

        “我還是覺得你們不要去管他們的事情,管好你們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管別人的事情干嘛?”

        “我們這叫關心。”

        “沒錯,我們這叫關心,如果你真的不想相信我們硬要說我們是無聊,那也沒有關系,你就當做我們是無聊。”

        “你們就真的要這樣子一直暗中跟蹤惟,你們就不怕被惟知道了生你們的氣?”

        樸宇錫無所謂地說道:“要生氣也是我們先生氣,是他一直隱瞞著我們,我們只是在關心他而已。”

        “就是說,如果他一開始不隱瞞我們不就沒事了,我們這是關心。”慕籽里辯解道:“我們是把惟當成是最好的朋友,因為關心和擔心他才會在暗中跟蹤,我相信他能理解我們。”

        “要是不能理解呢?”鄭梓蕭反問。

        “他要是不能理解我們的話,他就是一個十足的白眼狼。”

        “我也懶得跟你們說了,你們想怎么折騰要怎么折騰隨便你們好了,反正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過,你們不聽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

        鄭梓蕭見樸宇錫和慕籽里兩個人根本就沒有把他的話當成是話聽進去,所以也懶得再去說這兩個人,反正他能說的都已經說了,而且他也覺得,徐嘉惟應該不會生樸宇錫和慕籽里的氣,畢竟在他們這幾個人中,脾氣就好的還是當屬徐嘉惟。


  (http://www.hsdkhk.tw/html/0/187/2226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