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愛情就是循序漸進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我覺得惟一定是在騙我們,他和笑笑之間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們不知道的,我一定要調查出來。”樸宇錫還在惦記著徐嘉惟和顏霄笑之間的事情。

        “我也覺得,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找到蛛絲馬跡,讓他們露出狐貍尾巴。”慕籽里贊同地說道。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那么八卦?”鄭梓蕭不耐煩地說道:“你們怎么就對別人的事比對自己的事情還要上心呢?”

        鄭梓蕭見現在的樸宇錫和慕籽里兩個人現在每天念叨著的就是要查出徐嘉惟和顏霄笑之間到底有什么關系而覺得很是無奈。

        “蕭,你怎么可以這樣子說話,惟怎么可以算是別人,惟可是我們自己人,我們互相關心對方很正常。”樸宇錫對鄭梓蕭的話不滿地反駁。

        “可是惟不是告訴過你們了,這些事情就不需要你們操心,我說你們那么操心別人的私事干嘛?”

        “在我的眼里,這可不算是私事,這可是公事。”

        “我跟你真的是沒法溝通。”

        鄭梓蕭很是無奈地離開了房間,他現在是完全沒有辦法和樸宇錫他們溝通,大家關心的事情都是兩個極端,他不喜歡過多的關注討論別人不想說的事情,可是樸宇錫卻正好相反,越是不能說的秘密越想知道。

        “我也該回去了。”慕籽里站起身說道。

        樸宇錫回過頭怔怔地看著慕籽里,問:“回去哪里?”

        “廢話,當然是回家了,我答應我媽,我今晚回家吃飯,我先走了,司機已經在校門口等我了。”

        “你就這樣子拋棄我,不陪陪我嗎?”樸宇錫一臉的委屈。

        “請注意你的用詞,我不覺得我這叫做拋棄,我也需要我的個人空間,況且,我覺得我和家人吃飯是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慕籽里你。”

        “我先回家吃飯了,你沒事也早點回家去吧。”

        慕籽里說完就直接轉身離開,完全看不見樸宇錫委屈可憐的眼神,樸宇錫見慕籽里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就離開,心都碎了一地,雖然慕籽里回家很正常,可是這樣看起來他很像是無人搭理孤苦伶仃的可憐人一樣。

        “一個兩個都這樣無情的拋棄我,真的是太過分,太沒人性,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要你們付出代價。”樸宇錫狠狠地說道。

        “決定不辭職繼續回去上班?”李希兒問道。

        顏霄笑一邊收拾課本一邊無奈地說:“我是想辭職,可是徐嘉惟那家伙不同意,我有什么辦法,我現在只好先委屈一下自己,到時候再看。”

        “不要說得你好像很委屈一樣,我覺得你是賺到了。”李希兒實話實說。

        “你肯定會這樣子覺得,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我相信,你在知道徐嘉惟的黑暗面之后,你一定會后悔現在是瞎了眼才會這樣子認為。”

        “我說你現在一定要這樣子嗎?一副病怏怏有氣無力的樣子?”

        李希兒看著一副我很憂郁的顏霄笑,真的不知道該說顏霄笑什么才好,她是覺得既然事情已經發展成這個樣子,顏霄笑就任命接受就可以了,沒必要整天一副全天下的人都欠她好幾百萬一樣。

        “我也不像這樣子的,可是我就是開心不起來,一想到徐嘉惟,我就感覺自己快要瘋掉。”

        “我看你就是想太多了,你說你就放下偏見接受徐嘉惟不就什么事也沒有。”

        顏霄笑回過頭很是無語地看了一眼李希兒,敢情事情不是發生在李希兒的身上,所以就可以這樣子說風涼話,她覺得,如果這件事要是發生在李希兒的身上的話,李希兒絕對不會這樣子說她,顏霄笑現在想想都覺得自己挺可悲的,連自己的好朋友都不站在自己這一邊,她簡直就是世界上最悲催的人,沒有之一。

        “別用這眼神看著我,我覺得我沒有說錯。”李希兒沒好氣地說道。

        “我看你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先去酒吧上班,免得一會某人又用遲到的借口來教訓我。”

        顏霄笑說完便直接拿起自己的書包走出了課室,完全把站不理會李希兒。樸宇錫因為一個人太無聊,不知道怎么消耗時間,猶豫了很久的他,最終還是決定去徐嘉惟的酒吧喝一杯,畢竟他也已經很久沒有去徐嘉惟的酒吧喝酒了,今天剛好慕籽里也不在,是個好機會。

        “我的天哪,我是眼睛出問題了嗎?”

        樸宇錫看著正站在吧臺里面為客人表演花式調酒的顏霄笑,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記得顏霄笑早就已經不在徐嘉惟的酒吧工作,現在怎么又出現了,難不成是他記憶錯亂了不成。

        “顏霄笑怎么會在這里?”樸宇錫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朝著顏霄笑走去。

        “樸少爺,你怎么過來了?”

        孔經理見到樸宇錫出現很是驚訝,因為樸宇錫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酒吧里面喝酒,他還以為樸宇錫準備為慕籽里而戒酒。

        “我就過來喝一杯,孔經理,笑笑不是已經辭職了嗎?這是怎么回事?”樸宇錫疑惑地問道。

        “笑笑是辭職了,不過后來我們徐總又把笑笑找回來了。”孔經理如實回答。

        “對了,惟呢?”

        “我們徐總今天晚上有事,不在酒吧。”

        “那行,沒事了,你去忙你的。”

        樸宇錫聽到孔經理說徐嘉惟并不在酒吧,也就不想再繼續追問下去,樸宇錫一直朝著顏霄笑走去,臉上還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

        “我說小丫頭,你不是已經辭職了嗎?怎么又回來這里上班?”樸宇錫笑得很假。

        顏霄笑看到樸宇錫,沒好氣地說:“我說你能不能不要笑得這么假,我說我辭不辭職跟你有什么關系嗎?”

        “是沒有關系,只是我比較好奇而已,小丫頭,你說你和惟,你們兩個人到底是什么關系啊?我現在真的很好奇。”

        “我說了,不準叫我小丫頭,樸宇錫你是欠罵是不是?”顏霄笑有點生氣地說道。

        “行,不叫你小丫頭就不叫你小丫頭,我說顏霄笑,你和我們的惟,我說你們兩個到底是什么關系啊?”樸宇錫好奇地問道。

        “什么什么關系,樸宇錫,你是犯病了是不是?”

        “你就別撇清關系了,我知道你和惟之間肯定有貓膩,我那天早上已經看到你們兩個坐在一起吃早餐,你不要告訴我你和惟什么關系也沒有,我是不會相信的。”

        顏霄笑聽著樸宇錫的話,心里面是七上八下的,她沒有想到自己那天和徐嘉惟一起吃早餐居然被樸宇錫看見,而且最要命的是,樸宇錫現在居然還懷疑她和徐嘉惟的關系,顏霄笑覺得自己死也不能讓樸宇錫知道自己和徐嘉惟是情侶的事情。

        樸宇錫見顏霄笑一直在想著什么不出聲,得意地說:“怎么,被我說中了現在心急了是不是,顏霄笑,我告訴你,你和惟之間有什么貓膩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你們是瞞不過我的火眼金睛。”

        “我說樸宇錫,你不覺得你想太多了嗎?”顏霄笑瞪著樸宇錫說道:“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我和徐嘉惟之間一點關系也沒有,要非說有關系的話,那也只是仇人關系,除了仇人關系就是仇人關系,你就收起你的那些有的沒的思想。”

        “聽說仇人關系最后會演變成情人關系。”樸宇錫欠扁地說道。

        “我說樸宇錫,你現在是想死是不是,我告訴你,就徐嘉惟那種貨色,就算是送給我我也不會要,所以你還是不要想太多了,免得最后失望。”

        “我說你這樣子說,惟聽了應該會很傷心吧。”

        “樸宇錫,你今天是想死嗎?”

        “我的第六感一向很準。”

        “我的第七感也一向很準,我已經預測到明年今日是你的忌日。”

        “我覺得你現在完全就是被我說中了事實,然后惱羞成怒。”樸宇錫笑嘻嘻地說。

        顏霄笑不停地深呼吸,不停地自我安慰,不要跟樸宇錫這個腦殘計較,可是,看著樸宇錫一臉的欠扁樣,顏霄笑實在是說服不了自己不要生氣。

        “樸宇錫,你現在最好立刻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這是我給你最后的機會,給你三秒鐘,你給立馬消失在這里,三、二。”

        “看樣子你和惟真的很有可能。”

        顏霄笑直接吼道:“樸宇錫,你是想死是不是,我現在很鄭重的告訴你,你要是再說我和徐嘉惟有關系,我就讓你和地獄提前有關系,我說了我和徐嘉惟沒關系就是沒關系,徐嘉惟那貨就跟腦殘一樣,就算是倒貼錢送給我我也不要。”

        樸宇錫看著直接沖著自己開嗓大吼的顏霄笑,多少還是有點被嚇到,他本想說回顏霄笑,可是看著顏霄笑生氣的樣子,為了保命,他不得不忍住自己的脾氣。

        遠遠站在一旁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的徐嘉惟覺得很是苦澀,自己明明就那么喜歡顏霄笑,可是顏霄笑還是那么的討厭他,這讓徐嘉惟的心里覺得很不是滋味。


  (http://www.hsdkhk.tw/html/0/187/117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