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筆趣閣 > 愛情就是循序漸進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這是第幾瓶了?”

        李希兒提著買給顏霄笑的飯站在顏霄笑的面前,看著自己等候多時的李希兒終于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顏霄笑不但沒有激動,反而臉變得更加黑。

        “我說你可算是來了,這是第三瓶。”顏霄笑看著李希兒抱怨道。

        “第三瓶?你是直接打開瓶蓋用喝的嗎?”

        李希兒看著顏霄笑有點不可思議,她可不記得自己有離開那么長的時間,而顏霄笑又是屬于那種什么把戲都使得出的人。

        “你才用喝的,你以為這是蘇打水啊,想喝就喝,我只是讓它滴得快一點而已,還有,你怎么不說你離開了多長時間,你是出了趟國了嗎?現在才回來,現在已經過了吃飯時間不知多久了,你還真是對我好啊,特意幫我把午飯變成下午茶。”顏霄笑很不滿地抱怨道。

        “我發現半天不見你對我的不滿多了很多。”李希兒笑了笑。

        顏霄笑扯過李希兒手里的飯盒,沒好氣地說:“知道就好,你不知道剛剛坐在我旁邊的那小子多讓人討厭,故意坐在我的身邊吃飯,還吃得特慢,而且還不停地發表自己的美味心得,要不是看在我自己是病人的份上,我直接把他打得滿地找牙,還有你到底去哪里了,我可是病人,你居然還讓我不能準時吃飯,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看你精神挺不錯的。”

        “被餓出來的。”

        顏霄笑瞪了一眼李希兒,然后直接打開飯盒開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一旁的李希兒看著顏霄笑吃飯的樣子,不停地讓顏霄笑吃慢點,可是顏霄笑根本就不聽,吃得就跟幾天沒吃飯的難民一樣,最后噎著了還要李希兒到處去給她找水喝。

        在醫院打完點滴的顏霄笑終于如愿地回到了家里,一回到家,顏霄笑就立馬打開電視看起球賽,一臉病了累了的樣子都沒有。

        “你就不累?不想要睡一會?”李希兒疑惑地問道。

        “我今天在醫院睡了一會,現在精神好著呢。”

        李希兒看著顏霄笑跟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的樣子,都開始懷疑自己今天帶顏霄笑去打的點滴里面是不是含了雞血的成分,不然以正常人的體質來說,發高燒,打了三瓶點滴,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不是直接睡覺嗎,果然顏霄笑的體質不是一般人的。

        “你今天去干嘛了?見了哪位美女,長什么樣,叫什么名字,我認不認識的?”樸宇錫質問。

        徐嘉惟看著樸宇錫,有點好笑地說:“你要知道這些干嘛?”

        “你管我啊,趕緊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今天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聽起來怎么那么像女朋友調查男朋友?”鄭梓蕭笑著說。

        慕籽里一聽,激動地說:“樸宇錫,你居然背著我和惟有一腿,惟,我把你當成好朋友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你們兩個是什么時候開始的?”

        “慕籽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子,給你帶來了傷害真的是很抱歉。”

        慕籽里聽了樸宇錫的話,淚水直接劃過了臉龐。

        樸宇錫見狀,連忙抽了一張紙巾給慕籽里,內疚地說:“慕籽,我……”

        “你們是什么時候開始的?”慕籽里傷心地問道。

        鄭梓蕭瞪了一眼樸宇錫,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出國的那半年。”

        “對不起。”

        徐嘉惟看著房間里面尷尬的氣氛,很煩躁地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扔在了沙發上,開口說道:“我是該配合你們演下去呢,還是不配合你們,你們怎么不去當演員啊,一個兩個演技那么好,我現在都快要煩死了,你們還有心情在這里給我演戲。”

        “我們這不是看你一進門就一身的低氣壓,想要逗你開心一下嘛,怎么了惟?”慕籽里關心地問道。

        “就是,你到底怎么了,搞得好像大家都欠你錢一樣。”

        “是不是阿姨又讓你去見哪家千金小姐了?”鄭梓蕭笑著問道。

        “沒錯,還是蕭了解我媽,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我媽到底想怎么樣?”

        徐嘉惟一想到自己的母親又為自己準備了相親會,心里面就煩躁不已,今天他剛跟李希兒見過面,徐母就打電話把他叫回家,語氣就好像是發生了什么大事一樣,結果回家一看,又是跟一位不知什么公司的獨生女的見面會,而對方還屬于特花癡的那一種類型。

        “怎么樣?今天跟你見面的那位千金長得怎么樣?”樸宇錫迫不及待地問道。

        “長得還挺不錯的,不過,是個花癡,一直盯著我看,看得我心里都開始發毛。”

        “真好。”

        樸宇錫典型的就是幸災樂禍的那種類型,好兄弟的煩惱就是他最大的樂趣。

        “你說什么?”徐嘉惟和慕籽里異口同聲地喊道。

        “樸宇錫,敢情這事不是發生在你的身上你就幸災樂禍了對不對,你還真是為了朋友兩肋插刀的好兄弟啊。”徐嘉惟氣憤地說道。

        “樸宇錫,敢情你今天總算是說出了你的心里話了是不是,原來你一直都想要去跟那些千金大小姐們相親,對我開始厭煩了是不是?”慕籽里生氣地吼道。

        “不是你想的這樣子的,你聽我解釋,慕籽,不是那樣的。”樸宇錫連忙說道。

        “解釋什么,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真有這么一回事,我告訴你樸宇錫,從今天開始你就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不然我打死你。”

        慕籽里說完便生氣地離開,樸宇錫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子。

        “你活該。”徐嘉惟落井下石。

        “所以讓你平常說話要經過大腦,你就不聽,現在好了。”鄭梓蕭遺憾地說道。

        樸宇錫看著說著風涼話的徐嘉惟和鄭梓蕭,有種誤入歧途交了損友的感覺,當然了,他一直刻意忽略掉其實他自己也是這樣子的人。

        找了借口在家里混了幾天的顏霄笑終于回到了學校上課了,可是不回去還好,一回去,當天她就看到了徐嘉惟,什么好心情統統都沒有了,有的只是想殺人的憤怒感。

        “我聽說你這幾天身體不好,怎么樣了?”

        “誰說我身體不好了,我身體不知道多好呢,我告訴你徐嘉惟,你最好給我等著,我一定要你付出代價的。”

        “你對我好像很不滿意?”徐嘉惟笑著說。

        “那你告訴我,我為什么要對你滿意,我告訴你徐嘉惟,你死定了,你惹到我你死定了,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的,我那天不是早就已經告訴你了,如果我活著回來的話,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現在我還活著,那么死的人就只能是你了。”

        顏霄笑早已經恨得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拳頭,要是徐嘉惟現在稍有一秒說錯話,顏霄笑絕對會立馬給徐嘉惟一拳的。徐嘉惟看著顏霄笑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

        “你笑什么笑,有病啊你,再笑我立馬讓你的門牙提前下崗。”

        自己氣得肺都快要炸了,徐嘉惟居然還敢笑,顏霄笑有種自己好像小丑表演的感覺,又氣又怒,難道她的氣場就真的那么弱,鎮不住李希兒就算了,還鎮不住徐嘉惟?

        “你很喜歡說狠話?”徐嘉惟認真地問道。

        “那也得看是對什么人。”

        “如果你對我有什么不滿,想找我報仇的話,我很樂意,還有就是,對于你過敏還有那天的事情,我很抱歉,對不起。”

        “誰要聽你的抱歉了,你最好不要對我說對不起,我是不會接受的,徐嘉惟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你給我等著。”

        “我會等你,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徐嘉惟笑了笑。

        看著徐嘉惟離開的背影,顏霄笑氣得一直踢地上的落葉,生氣地說道:“真的是氣死我了,徐嘉惟,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要你哭著向我求饒的一定。”

        “你在干嘛?”李希兒好奇地問。

        “希兒,我告訴你,我剛剛看到徐嘉惟那家伙了,我跟你說,那家伙居然敢對著我的面笑,我氣得都快要口吐白沫了他居然還敢笑。”

        顏霄笑此刻心里面一肚子的火氣,看到李希兒當然發發牢騷發泄發泄自己的不滿,不然她非得把自己給氣出病來。

        “他為什么不能笑?”李希兒反問。

        “我對他說狠話他居然敢笑,難不成我發了一次燒,氣場就弱成那副鳥樣了嗎,說出來的狠話被別人聽成是笑話?”

        “可能這是他害怕的另一種方式。”

        李希兒見顏霄笑火氣很大,擔心顏霄笑會把自己氣出什么三長兩短來,于是只好先安撫一下顏霄笑的情緒。

        “你當我是瞎了嗎,你沒看到徐嘉惟那不要臉的表情,我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把他千刀萬剮,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他都不知道投胎多少次了。”顏霄笑憤憤地說著。

        “好了,你趕緊去上課吧,不然遲到了。”

        李希兒見顏霄笑一直在生氣,把自己是來學校上課的事情給忘得一干二凈,出于好心提醒了顏霄笑一句,顏霄笑一聽李希兒的話,看了一下時間,立馬拔腿就跑。

        “我的天啊,遲到了,希兒,下課你去找我。”顏霄笑不忘回頭提醒李希兒說道。

        “知道了。”

        李希兒看著顏霄笑狂奔的背影,搖了搖頭,然后直接朝著自己課室的方向走去。


  (http://www.hsdkhk.tw/html/0/187/115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sdkhk.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qxs.cc
4399真人游戏